汕尾传媒网

  • 0660-6909888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汕尾传媒网 首页 红色文化专栏 查看内容

血染沙场气化红 —— 探寻彭湃对缔造人民军队的重要贡献

2019-8-30 17:29| 发布者: swcmw| 查看: 10146| 评论: 0|来自: 汕尾日报

摘要: 【编者按】长期以来,彭湃对我党早期军事斗争和缔造人民军队的重大贡献研究不多、宣传不多,有些人甚至还说“可惜彭湃同志不大懂得军事”。实际上,彭湃为人民军队的创建提供了理论基础和丰富实践,彭湃是我党早期武 ...
【编者按】长期以来,彭湃对我党早期军事斗争和缔造人民军队的重大贡献研究不多、宣传不多,有些人甚至还说“可惜彭湃同志不大懂得军事”。实际上,彭湃为人民军队的创建提供了理论基础和丰富实践,彭湃是我党早期武装斗争中一位杰出的杰出军事领导人。今年8月30日是彭湃烈士牺牲九十周年,我们约了汕尾红色文化研究院院长、《城市观察》杂志社社长魏伟新研究员撰写了特稿,以纪念中国共产党早期重要领导人,中国农民运动“第一人”、著名领袖,中国第一个红色政权建立者,我党第一个革命根据地创建者,人民军队的缔造者之一的彭湃烈士。

缅怀革命先烈 传承红色基因 
血染沙场气化红
—— 探寻彭湃对缔造人民军队的重要贡献
魏伟新 黎明锋

群众瞻仰红场彭湃烈士塑像

彭湃是人民军队的缔造者之一:一,彭湃为人民军队的创建提供了理论基础:他最早明确提出了武装农民的思想,为毛泽东思想宝库增添了一份珍贵的财富;二,彭湃为人民军队的创建提供了丰富实践:他创建了第一支农民自卫武装;他创建了我党完全领导的第一支农军——“海丰农民自卫军”;他亲自策划、领导海陆丰三次武装起义,创建中国第一个苏维埃和第一个革命根据地;他亲自参与领导南昌起义,参加创建工农红军;他亲自指挥“红二师”和“红四师”浴血奋战。三,彭湃是我党早期武装斗争中一位杰出的杰出军事领导人:在我党早期的武装斗争中,彭湃先后担任过广东农民自卫军总指挥、广宁绥缉军事员,南昌起义前敌委员会委员,东江江特委书记兼任东江工农自卫军总指挥,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兼江苏省军委书记等军事职务。

一、彭湃为人民军队的创建提供了理论基础

大革命时的中国农民自卫军,随后在土地革命时改称的赤卫队,抗日、解放战争时改称的民兵,这个关系革命战争相当大的武装力量,始于何时?何人主张创建?何人最早亲自指挥农军参加反帝反封建斗争?是彭湃!
1、强调农民在中国革命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彭湃认为,中国革命运动必须依靠农民,不能忽视农民的力量。彭湃一再强调,因为农民占了全国总人口的80%,而且具有强烈的革命性,所以农民在革命运动中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早在1923年2月20日由他起草的《海丰总农会宣言》中,便明确宣告:“我们农民,是世界生产的主要阶级。人类生命的存在,完全是靠着我们辛苦造出来的米粒。我们的伟大和神圣,谁敢否认!”1925年10月18日,他在省港罢工工人代表第36次大会上的报告中又说:“由历史的事实可以证明,欧洲实行无产阶级革命,中国实行国民革命,工人想革命成功,不能忽视农民。”1925年底他与阮啸仙为国民党广东省第一次代表大会起草的《关于农民运动之报告提案》中进一步指出:“农民就是全国最大多数的国民,中国国民革命若不得占全国人口80%的农民参加,则革命断不能成功。”1926年5月,由他领导和主持的广东省二次农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农民运动在国民革命中之地位决议案》也指出:“半殖民地中国国民革命便是一个农民革命,换句话讲,半殖民地中国国民革命运动便是一个伟大的农民解放运动。在经济的观点上和群众的观点上,农民问题是国民革命中的一个中心问题,国民革命能否进展和成功,必以农民运动能否进展和成功为转移。占人口最大多数和占经济地位最重要的农民如果不起来,中国的国民革命绝对不能有真正成功的希望。所以农民运动在中国革命运动中,是占一个最主要的地位,农民运动问题是国民革命运动中的根本问题。”应该说,他的这些论述在当时是比较突出的。
2、强调建立农民武装的重要性
彭湃在开始搞农运时就提出自卫,他对农民武装斗争问题进行了明确阐述:“农民非有武装不成”。从海丰、广宁、花县减租运动受挫折的教训和农民的强烈要求中,彭湃清楚地认识到建立农民武装的重要性。1923年底,彭湃返回海丰,农民们前来看他,“要求武装自卫甚迫切。”1923年2月,彭湃给李春涛写信指山,农民运动所采取的政策是:“(一)对付田主,(二)对付官厅。即经济的斗争与政治的斗争并进,使农民有经济斗争的训练及夺取政权的准备。”1924年1月20日,彭湃给刘仁静写信:“此间农民异常困苦……惨不忍言。我们对他们讲话,他们好象(像)不大愿意听的。问他们是为什么?他们便答道:‘问你有枪无枪耳!别的可不用说!’他们认为不用枪即刻开放,总是不能救他们的(指救出被捕的同志)。”
1924年12月5日,他在关于广宁农民反抗地主的斗争写给中共广东区委的补充报告中,说“农民总是向我们的宣传鼓动员指出,光有宣传鼓动而无武器什么也干不成的”。并明确提出:“广宁、花县及其他地区最近发生的事件再次证明:不建立农民的武装队伍,不把好的武器发给他们,我们的工作就得不到必要的结果。从我抵达广州的第一天起我就对此深信不疑,而现在我仍然坚持这个观点。”彭湃的“这个观点”反映了中国农民运动发展的规律,因为农民运动起来之后,必然触动土豪劣绅和地主阶级赖以压榨农民的反动政权,如果不推翻这个政权,就不可能有农民运动的发展和农民的地位;而推翻它的根本途径,就是武装广大农民。因此武装农民的思想,是领导农民运动的基本思想之一。而这个问题,列宁在领导俄国革命过程中,没有提出过;我党在建立初期,各位领导人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也不明确。但彭湃早在1924年就不仅作了明确的表达,而且“深信不疑”,这是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关于农民革命的一个突出理论贡献。
在彭湃第一次到广宁指导农民运动成功后,就接连发生农民协会遭地主民团进攻的事件,彭湃更加明确认识到建立农民武装的重要性。
1925年2月,第一次东征时,他又指出:农民的要求“尤以武装之要求为最切”,“当此镇压反革命之时,农民非有武装不成,而且农民协会之根本问题亦非农民有武装不成”武装农民已成为彭湃坚定不移的思想。
1926年2月,彭湃代表省农民协会慰问反抗地主取得胜利的普宁农民,要求他们:“加紧努力,购买枪弹,不要忘记了团结和武装的自卫。”
彭湃同志清醒地认识到,建立农民武装是农民运动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条件。许多地方的农民运动受到摧残,就是因为没有自己的武装,或武装力量不够强大。彭湃在领导和开展农民运动的实践中,很早就提出建立农民武装的重要性,这在当时是十分宝贵的。1925年4月,他在《关于东江农民运动情况的报告》中又说:“我一入海丰境,农民就向我表示要求减租,取消苛捐,发给武装。以上三项,尤以武装之要求为迫切。”“当此镇压反革命之时,农民非有武装不成,而且农民协会之根本问题亦非农民有武装不成。”这年10月18日,他在省港罢工工人代表第36次大会上的报告中,还坚决驳斥了那种“农民不必组织农民自卫军”的论调,认为这“很容易驳倒他”。他以广宁、花县、番禺、中山、五华以及海陆丰农民被镇压、摧残的事例,说明农民运动要取得胜利,非有自己的武装,组织农民自卫军不可。彭湃在一封信中写道:“当此镇压反革命之时,农民非有武装不成,而且农民协会之根本问题亦非农民有武装不成,所以农会现已决定扩充农民自卫军100名,训练3个月养成下级干部人才,同时并组织农民运动讲习所约四五十人。”
1927年8月17日晚,彭湃代表省农民协会慰问海丰农民自卫军,他在《慰劳农军词》中强调:“我们要革命,一定要武装起来!农民必须有了武装,然后革命才能成功。因为我们的敌人,也是有武装的。我们要打倒敌人,就要先武装自己。”同时提出:“要使各省各县都要有农军组织,使全国的农民都武装起来,以求得真正的解放。”
3、强调实行农兵联合的重要
彭湃关于加强农兵团结、实行农兵联合的思想,比上述主张提出得还要早。1924年12月19日,彭湃在广宁农兵联欢大会上的演说中,就提出兵士是“有事为兵,无事为农”,兵士与农民有着密切的联系,二者的利益也是一致的,因而我们要进行革命,以反抗那不利于农民、兵士之特殊阶级。“农兵团结,共同建设一个衣食住充足的安乐国家。这必定要农兵联合,才能够得着最后之胜利”。最后他带头高呼:“农兵联合万岁!”
彭湃认为,农兵团结,共同建设一个衣食住充足的安乐国家。这必定要农兵联合,才能够得到最后之胜利。因为在农民自卫军武装力量比较弱的情况下,只有依靠国民革命武装力量,才能打败地主反动武装,取得农民运动的胜利。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走上了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道路,此时的农民运动与之联合的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彭湃说,全世界最大力量就是我们工人农民兵士,最后的胜利也是我们的!我们的口号是:工农兵团结起来!党的军队和老百姓是鱼与水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
4、强调武装斗争的重要性
由于彭湃重视农民武装的建立,所以在他主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中,专门设立了军事课,还对学员进行军事训练。这些措施,对于农民武装骨干的培养和各地农民武装的建立,起了重要的作用。1924年彭湃就创建了广东省农民自卫军,这是中国现代第一支以农民自卫军的名义建立的武装队伍。
在彭湃第二次去广宁指导农民运动时,就直接参与指挥农民武装的斗争。彭湃亲自指挥农军战斗,因此说彭湃是我党党内最早在探索阶段认识到必须掌握武装力量、必须起来武装斗争的领导人之一。
1927年10月30日,彭湃在广东省委机关刊物《红旗日刊》上发表《土地革命》一文,宣传建立工农武装、举行武装起义和实行土地革命的重要性。强调“工农阶级武装起来,扩大有训练的军队,才能保障土地革命的胜利。”他提出一切土地归农民、一切武装归工农、一切政权归工农兵代表会的思想。彭湃身体力行,经历过一番失败和挫折,海陆丰第三次武装起义终于胜利了,随着就诞生了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它是海陆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实行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创建的第一个苏维埃政权。这些敢为人先的宝贵经验,与后来毛泽东提出的“开辟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著名理论是如出一辙的。
5、强调斗争要注意策略和工作方法
在实际斗争中,彭湃主张从实际出发,采取各种灵活机动的斗争策略。彭湃在《为五华农友哭一声》一文中,明确指出“国民革命到了一个难关”,革命的对象已不是军阀的势力,而是军阀势力之根源——农村中逆党劣绅土豪大地主民团等反革命势力,应该按照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关于“本党无论何时,应站在农民利益方面而奋斗”的决议,坚持斗争,“打破这个难关”。1927年2月24日,他还在《潮梅海陆丰办事处会务报告》中,提出为了战胜国民党右派和土豪劣绅的反动逆流,“应先检查我们本身的力量”,健全农会的组织,“应用自己的团结的力量,使各路的农民兄弟和民众,都互相帮助”,而“不好靠政府的力量”。这说明他这时已觉察到了国民政府的右倾,认为只有依靠农民自己的力量,才能取得斗争的胜利。这个思想在当时提出是难能可贵的,实质上就是独立自主地去开展斗争的思想。
1928年夏秋间,彭湃在大南山战斗的艰苦岁月中,反思了盲目冲动的危害,他说:“我们不能让自己的水平仍停留在猛打猛冲的阶段上,我们要学会适应环境,保存革命力量。”(朱着南:《巧遇彭湃同志》,1961年3月17日《解放日报》)这种军事思想对后来的军事指挥者很有借鉴意义,是人民军队建军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彭湃为人民军队的创建提供了丰富实践

1、创建了第一支农民自卫武装
彭湃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工作期间,他不但要求学员理论联系实践,而且组织学员进行严格的军事训练。他亲自带领学员到黄埔军校进行军事训练。军训的项目有:队列操练、持枪、刺杀、实弹射击,利用地形地物进行森林山地战、村落战等训练。1924年8月下旬,为支持广东各地农民运动,对付反动的商团武装,保卫广东革命政府,根据中共广东区委的指示和广东革命政府的命令,彭湃与阮啸仙、罗绮园等人将第二届农民运动讲习所的225名学生,组编为广东农民自卫军,亦称“广东农团军”,由彭湃任团长,徐成章任教练。这是广东最早建立的农民自卫军,也是中国建立的第一支由共产党人领导的农民自卫武装。10月上旬,广州发生商团之乱,他亲任农民自卫军团长,指挥平叛战斗。
广宁农民运动兴起后,积极开展减租斗争。地主劣绅极端仇视,千方百计予以破坏。1924年11月20日,潭布、江屯、扶溪等地的地主劣绅,相继召开会议,成立“保产大会”,并鼓动团匪对农民大打出手。11月25日,潭布大地主江淮英、江汉英等当地地主武装突袭古楼营区农会,农军被迫反击。为应付地主武装对农会的进攻,中共广东区委派有丰富农运经验的彭湃以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份再次来广宁,指导广宁农会开展减租斗争。11月26日,彭湃抵达广宁,立即向周其鉴等县农会领导人了解情况,研究对策。中共广东区委接到报告后,即争取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的支持,派出我党掌握的大元帅府铁甲车队开赴广宁,保卫农民的减租运动。铁甲车队到达广宁后,彭湃等即部署向潭布地主武装据点发动攻击。由于敌炮楼坚固,土炮无法攻破。在中共广东区委的推动下,廖仲恺又先后派粤军第三师一个营和大元帅府卫士队赴广宁协助。但第三师的官佐和卫士队队长开始时却站在地主方面,对地主武装不打击。彭湃等通过召开“农兵联欢大会”等方法,使他们加深对农民的感情,逐步转变态度,团结起来共同打击地主反动武装。彭湃深晓“各个击破、远交近攻、兵不厌诈”的军事精髓,制定了“先远交近攻,后三路全击”的作战计划,利用地主武装各自各的特点,对外公开宣布只打潭布的江淮英,稳住邻乡地主民团勿援潭布,待潭布攻下后再打他们。2月1日,农军、铁甲车队和卫士队向潭布的敌人及江姓炮楼、黄姓炮楼等据点发起总攻。彭湃、周其鉴等亲临前线指挥。经十多天激烈战斗,到13日,江姓炮楼的地主武装举起白旗投降。接着,彭湃等指挥农军、铁甲车队和卫士队乘胜扩大战果,摧毁敌螺岗据点,扫清潭布及其附近企山、黄岗坳等地之敌,并勒令地主劣绅解散反动民团。至此,前后经历了三个月的广宁农民减租斗争终于取得了胜利。这场斗争的胜利,大长了农民的志气,沉重打击了地主阶级的嚣张气焰。彭湃在这场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首次以农民武装保卫减租行动,在海陆丰斗争经验的基础上赋予农民运动以新的发展内容,并为广东农民运动的深入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2、创建了我党完全领导的第一支农军——“海丰农民自卫军”
我党完全领导的第一支农军——“海丰农民自卫军”始建于1925年3月16日。李劳工任总队长,吴振民、陈烈、宛旦平任教官,人数六十余人,驻地城东祖祠。从事训练后,一排驻汕尾,一排驻海城。1925年6月第一次东征时,周恩来指令政治部的李公侠把缴获的400多支枪送给了海丰农民自卫军。自此,他们统一服饰,统一装备,统一军政训练,按正式驻防军的编制逐月发放军饷,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正规、很有战斗力的早期武装力量。第二次东征时,本来海丰驻有叛军洪兆麟部5000人,谢文炳部3000人,战斗力比较强。但战斗还没有开始,由吴振民和卢德铭领导的农民自卫军4个支队,就埋伏在城里,准备里应外合,配合东征军作战。当得知东征军已经来到海丰附近,农民自卫军立即向县公署进攻,枪声一响,洪兆麟以为东征军进城了,就领着部队从东门逃走。谢文炳见势不好,也随之逃走。因此革命军顺利收复了海丰。1927年在彭湃指导下,海丰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作出了扩充200名农民自卫军义勇队的决定,海丰农军的力量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大;1927年4月,东江特委把4000多名农民自卫军改编为农工救党军,吴振民为总指挥;9月改称为工农讨逆军。1927年11月下旬,各区乡农会接管政权,成立区苏维埃政府,农军改称赤卫队。工农革命军和群众组织重新改造。改造后,海丰县工农革命军团队长林道文(12月林道文调往惠阳,由彭桂接任),海丰县赤卫队长黄强。这支我党完全领导的革命武装英勇善战,除了直接选调海陆丰农军组建“红二师(粤)第五团”外,农军其他人员积极配合“红二师(粤)”和“红四师”参加了很多战斗,为保卫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贡献。这支农军还成为参加1927年7月汝城暴动的另外一支“红二师(湘)”[根据中央军事部指示,将东江农军与汝城等地农军合编成一个师,番号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资料来源:刘汉升、陈夏阳、林奕生、薛景烈《铁流千里的海陆丰农军》。汕尾日报2018-12-02]和1929年10月初在海丰朝面山成立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十七师四十九团等我军正规军的重要骨干。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