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传媒网

  • 0660-6909888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汕尾传媒网 首页 自媒体资讯 查看内容

女童偷偷用父母钱打赏主播近200万!“克拉克拉”还真敢收...... ...

2019-4-15 13:48| 发布者: Naa.| 查看: 7945| 评论: 0|来自: 红星新闻

近日,一份小女孩的检讨引来了网友围观。
它的主人是来自深圳的11岁小女孩洋洋(化名),与这稚嫩的笔记和语言格格不入的是,这个才五年级的孩子不但是直播平台的常客,且在打赏主播上消费了近200万元。

洋洋的检讨书
女孩洋洋:
如果不刷礼物会没面子,压力很大
洋洋在检讨书上称,自己是从2018年12月到今年年初才开始接触克拉克拉直播平台。
在平台上,洋洋认识了4个主播,之前没转过账。后来其中一个主播教洋洋在网上买金币,为此她注册过4个账号。
洋洋说:
“如果我给别人刷,他就会说‘你为什么给别人刷,不给我刷?’”
“如果我不去看他直播,他就一直叫我去他直播间。”
“如果我离开他了,再也不给他刷了的话,他就会发骂我的东西。”
在检讨书中,洋洋称其中一个主播在线下对她说一大堆好话,很关心自己。如果她不刷礼物,就会觉得“没面子,压力很大”。洋洋称自己买金币的时候不知道有自动扣费,最初一天五百以下地充,之后一天能充值几千元。
根据洋洋家属提供的其中一主播发给洋洋的QQ消息显示:“妹妹,我真的把你当成很亲近的人了。”“我还是那个疼爱你的哥哥,因为你给了我一种被人宠爱的感觉。”
洋洋亲友告诉记者,洋洋妈妈收回手机后,仍收到主播的消息。“是不是妈妈知道你刷礼物花钱了,你告诉哥哥,哥哥教你怎么跟你妈妈说通。哥哥是你坚强的后盾。”其中一名主播还让小朋友(洋洋)跟他一起自残,“你划一刀,我划十刀。”
女孩家人:
因太忙把自己手机给女儿用
“太难以置信了,根本没有用过信用卡,怎么可能欠8万多!”在收到银行发来的信息之前,洋洋父母都没有想过11岁的女儿会沉迷网络直播平台,并为主播巨额消费。
日前,洋洋妈妈突然收到银行的欠费通知,得知自己的50万额度信用卡不能刷了。
银行卡消费记录显示,所有消费是从女儿的手机转出去,加起来已有140多万。大部分的钱都花在了一个名叫克拉克拉的直播平台,消费方式主要是为主播刷礼物、充值红豆等。打赏的时间大多在下午和晚上。

打赏记录
“不仅在平台上,她还私下给主播转账,金额都不小。”家人估算,前前后后洋洋为直播平台消费接近200万。
洋洋亲友告诉记者,洋洋妈妈常年做收废品生意,爸爸是一普通单位的上班族,平日里陪伴孩子时间很少。她还有两个亲哥哥,都大10多岁,联系也不多。因为夫妻两人工作生意忙,洋洋妈妈便将自己手机交给洋洋使用,“为了联系孩子、接送上学方便。”
洋洋亲友表示,大部分的消费产生后,银行通知都是发在洋洋手机上的,而她也没有说过此事。即便有时候看到了转账通知,就以为是生意上的往来,或是之前买了东西,便没有留意。
“洋洋给我们大家的印象是一个比较乖的女孩子。”洋洋亲友介绍,小朋友对自己比较抠门,充话费都是一次只充十元。

打赏记录
被家人发现之后,洋洋承认,“拿了妈妈手机有点害怕。”她说,主播里有“2个不好的”,给的“钱最多”,“我帮了他们(拿第一),他们也没给我好处。”
“她这个年龄,容易被他们的话骗。”亲友说,从聊天记录来看,这些主播知道孩子只有11岁。
平台主播:之前以为是压岁钱,可以还给她
记者联系上克拉克拉平台一主播,他表示,如果不是洋洋骗他说自己17岁,说那是她的压岁钱,根本不会让她给自己刷一丁点礼物。
“我都说了,如果洋洋是偷家里的钱刷礼物,我会还给她。”据了解,该主播今年21岁,与洋洋私下关系甚好,洋洋称他“哥哥”,而他给洋洋的备注为“妹妹”。
“我知道洋洋的父母可以看到,她给我刷的礼物,我可以还给你们。我不赚她的钱,我最开始不知道她才11岁。”他向记者表示,自己的确把洋洋当妹妹看待,刷的礼物的钱会还给她,而他也对洋洋说过,“如果有一天你家长要钱,我都可以给你。”

洋洋与男主播间的聊天记录
据他提供的与洋洋聊天记录显示,洋洋曾说过自己爸妈开公司,哥哥开酒店,家里有矿。他曾问过刷礼物怕不怕父母知道,洋洋则表示没关系,“家里只是单纯的有钱,真有钱。”
他表示,关于自残一事,洋洋家属所言为片面之词。事实是洋洋被其他主播误会,向他诉苦,称想自残。在聊天记录里,洋洋说“你知道让我想起这件事情我有多难受吗?”而他表示自己是因为担心洋洋,为了她好,便说“你划一刀,我划十刀。”
4月11日,记者致电克拉克拉平台,一工作人员回复称,关于金额有没有,有多少,目前信息不全,“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她好像不止一个账号,充值的渠道不都是官方充值渠道,现在没办法对外作出回应。现在我们这边也没有太多信息,公司内部也没有特别多信息,等核实完之后会有相关负责人跟各家媒体联系。”
至于涉事主播是否仍在继续直播,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必须等信息都掌握到了以后才有下一步的措施,现在我们还在核实这个事。”
律师:尽管消费记录可以追踪,但能否认定很难说
因涉及金额巨大,洋洋家属已采取法律手段跟平台沟通,希望可以追回款项。4月11日,洋洋方面的律师向记者表示,此前,家属到过克拉克拉平台公司,想要追回款项,但公司的态度“好像是不愿意”,所以只能走法律途径。
该律师告诉记者,尽管消费记录可以追踪到,但事情仍有一定的争议或者辩论空间,“很多都是通过微信、聊天记录来知道的信息,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如此”,所以最后能不能得到法官的认定还很难说。
“这类事情未成年人的权益在网上没有得到保护,或者受到了侵害,作为家属是有权利拿起法律武器寻求保护的。”律师称目前工作正在开展中,此事涉及到未成年人,不希望给小朋友带来太大影响。
专家建议,家长需要重视孩子的心理发展,改善他们的成长环境,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比如督促青少年发展兴趣爱好,增长学识、见识,充实心理的空间,这样才有可能逐渐摆脱虚拟世界的桎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