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传媒网

  • 0660-6909888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汕尾传媒网 首页 自媒体资讯 查看内容

外国人听了媒体多年谎言,直到在网上遇到真的中国人……

2019-3-14 14:25| 发布者: swcmw| 查看: 4251| 评论: 0|来自: 观察者网

在美版知乎“Quora”上

有外国网友提问

“为什么中国不爆发颜色革命?”



上海一位留学生贴出了两张照片

作为回应

一张是浦东在上世纪90年代的样子

一张是在2010年前后的



许多外国网友在这个回复下评论

“我们的国家什么时候能这样发展,

城市能变得这么漂亮?”


  这是复旦大学张维为教授,在日前一档电视节目上讲述的一个故事。他借这个故事,讨论了中国的发展模式问题。内容很深刻,我们一起来看。



  2007年我在德国参加过一个论坛,主讲中国崛起,讲完之后就有互动。有一位欧洲学者就问我:你认为中国什么时候可以实现民主化?


  我就问他,我说你的民主化这个概念怎么界定?他有点不耐烦,说:这很简单,一人一票,普选,政党轮替。还补充了一句:至少我们欧洲的价值观是这样的。


  我跟他说,你是否知道我们中国人也有自己的价值观?举一个例子,我们经常讲实事求是,英文叫做seeking truth from facts,从事实中寻找真理。我们从事实中找了半天,就是没有找到一个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您讲的这种形式的民主化,变成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然后我很客气地建议,你们觉得有的话,可以提供一个这样的例子。我走了一百多个国家,讲话比较有底气。


加尔各答的人力车夫


  其中一个学者说印度。那么我就问他了,我说你去过吗?他说没有。我说我去过两次(而且后来又去了两次),而且是从北到南,从东到西。我在孟买和加尔各答两个城市看到的贫困,比我在中国过去20年看到的加在一起都要多,贫困比比皆是。


  另外一位学者说博茨瓦纳。我问他去过没有,答案是没有去过。我说我去过。当时那个国家人口才170多万,而且实行了西方民主制度,也没有出大的动乱。这个国家资源非常丰富,有钻石矿,民族成分也是比较单一的,但即使有这么好的条件,这个国家还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国家。而且当时由于艾滋病的失控,当地人均寿命降到了不到40岁。


  我说你们还有没有例子?又有人说哥斯达黎加。你也会注意,西方很长一段时间内,一讲到西方民主在发展中国家,就老讲这三个国家:印度、博茨瓦纳、哥斯达黎加。


  我又问他去过没有?他说没有去过。我去过。那是一个小国,人口才400多万,多数人都是欧洲移民。但是总体给你感觉还是一个相当落后的国家。城市里大片的贫民窟,20%左右的人口还是处于赤贫状态。


哥斯达黎加街景


  我就感叹,西方很多国家,包括他们很多学者,津津乐道的就是这么几个国家,就算他们认为采用西方民主制度,在发展中国家也做得比较成功了。但是以中国人的眼光、视角、标准审视一下,这个离成功的标准还很远。


  然后我就问他们:你们还有什么其他例子吗?我看没有人举例子了,我说,我给你们举几个例子。没有做好的可以举10个、20个、30个,你们需要的话。


  我觉得,中国没有采用西方模式或者西方推荐的模式,而是坚持自己的一整套做法,坚持中国模式,做得远远比很多国家成功得多。那么我就想总结一下中国模式有哪些特点,用这个机会跟大家一起来探讨。


  我把中国模式归纳为七个特点,一一作简单介绍。


  第一是实践理性。中国人比较务实,我们整个改革开放的指导思想是实事求是,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搞本本主义。我们非常明确,从一开始就要借鉴人类文明创造的一切成果,逐步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民情、国情的成功之路。我们在对事实的检验中发现:发展中国家在实现现代化方面,苏联模式没有成功,西方模式也没有成功。所以我们决定大胆探索自己的路,我们今天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这个哲学观上的差别太重要了。你仔细比较西方模式和中国模式下的发展路径,一般西方主导的改革都是从“修宪”开始的,修改宪法,修改法律,修改有关的规定,最后才落实到具体的行动。


  中国做法正好相反,中国一般是从试验开始的,先试验,逐步在小范围内试点,试点成功再推广,然后再制定有关的规定、法律,直至最后修宪。我回头看这40年,实践理性最大的好处,就是使中国成功地避免了一个又一个的政治和经济陷阱。特别是避免了休克疗法、全盘私有化、金融危机,还有各种各样的伪民主化……这些真正的陷阱。万一中国不幸陷入的话,那就糟了。


  第二是有为政府。作为“文明型国家”,中国有着完全不同的历史传承。中国在过去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大部分情况下都有统一的执政集团。领导这样国家的执政团体,只能代表人民的整体利益,而不是像西方那样代表部分人利益。


  你看整个世界,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凡是采用了西方模式的发展中国家,它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缪尔达尔所说的“软政府”问题。政府的执行力非常弱,被各种既得利益绑架,政客没完没了地扯皮,最后连修一条路的共识都达不成。结果是,现代化的事业举步维艰,人民生活迟迟得不到改善,更不要说赶超西方国家了。


  中国这样的比较有为的政府,应该说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在过去数十年中,中国完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工业革命和社会革命,而且与西方同步进入了信息社会,甚至在不少领域内走在世界的前列。



  第三点就是稳定优先。我们人口众多,人均资源有限,这容易导致因为资源问题的纷争,容易造成不稳定。我们巨大的版图,又有着比一般国家复杂百倍的地域文化差异和民族文化差异,稍微处理不当,就容易引起各种矛盾甚至冲突。


  中国稳定同时还受到了西方的威胁,包括境内境外的敌对势力、分裂势力,他们期盼着各种独立,期盼中国会像前苏联、前南斯拉夫那样解体。当然有党的坚强领导,有中国人源远流长的这种“大一统”情结,实际上中国已经或者说正在迅速地形成世界最大的统一市场,所有这一切都会使西方这种企图落空。


  那么反过来看,一个“文明型国家”有自己非常了不起的文化传承,只要你保持国家政治稳定,执行比较开明的政策,人民就会通过勤劳致富,丰衣足食。因为中国人有勤劳奋斗的传统。华人到海外也有着一样的精神。只要有稳定的环境,比较开明的政策,他就富裕起来了。


  中国文化把“太平”和“盛世”是连在一起的,只有中国稳定了,发展了,很多问题在发展的过程中可以得到逐步地解决。


  第四点是民生为大。中国历史上有数千年的民本传统。所谓“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古训,也就是说,人民是国家的基石。而民生问题解决得好坏,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和前途。所以在过去漫长的自然经济情况下,“人人有饭吃”,一直是中国历代政府面临的头等大事。改革开放初期,我们最大的压力也是如何解决这么多人口的吃饭问题,包括我们后边提出的“温饱”、“小康”、“全面小康”,乃至今天讲的“两个一百年”,实际上背后都体现着这种民本思想,是这种思想的延续和发展。


  中国过去40年的一条重要经验,如果放在国际范围内来看的话,就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一定要以民生为大,把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当作核心的人权来推动。因为贫困,特别是赤贫,本身就损害了人起码的尊严和权利。


  从这样的理念出发,中国大力推进民生的改善,而且在消除贫困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我们现在一般说是七亿四千万人脱贫,这是根据我们自己的估计。如果是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是八亿五千万。现在世界上还有十来亿的人生活在赤贫当中,而西方模式迟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都被政客用来搞政治。所以非洲人有个说法叫做“大象打架,草地遭殃”,弄得民不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