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传媒网

  • 0660-6909888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汕尾传媒网 首页 汕尾外事 查看内容

陕西临潼村霸涉黑18人被判刑:长期非法手段操控村委会选举

2019-3-13 11:07| 发布者: swcmw| 查看: 4163| 评论: 0|来自: 三秦都市报

陕西临潼王过渡涉黑案宣判后,主审法官张强在朋友圈里写下了一首打油诗,勉励自己再接再厉:“年来加班加点,今日圆满收官。构建和谐社会,依然任重道远。”
朋友圈里,他收获了100多个赞。朋友圈之外,这起案件成功审结所产生的影响力,正在临潼当地极速蔓延——发案率降了,更多人敢于检举揭发涉黑涉恶势力了,群众的安全感提升了。这令包括张强在内的所有办案人员感到欣慰,但此案带给他们的震动与思考,远比此深刻得多。
王过渡其人
王过渡系西安市临潼区北田街办滩王村村委会原主任,今年1月30日被临潼区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罪等罪名,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23年。
王过渡案曾引发社会广泛关注。1月31日,三秦都市报曾对这起案件的审判情况进行过报道。
判决书认定,王过渡等18人自2008年起,长期盘踞临潼渭北北田地区,长期把持村委会主任一职为非作恶,纠集笼络他人,采取非法手段操控村委会选举,非法采沙卖沙、放贷、强揽工程,多次有组织地实施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
法院最终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强迫交易、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罪名,判处王过渡有期徒刑2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并处罚金8万元。判处其17名同伙,有期徒刑17年至1年不等。
寥寥数百字,说清了王过渡所涉罪名及最终结果,却未道尽其累累罪行。11日,三秦都市报记者在西安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的牵线搭桥下,与参与侦办此案的公检法人员面对面,听他们讲述这起案件背后的故事。
王过渡其事
参与侦查王过渡案8个月,民警马勇清楚地记得这起案件的每一个细节。在他看来,这些细节才足以说明黑社会性质组织对社会的危害有多大,对群众的威胁和控制有多可怕。
受害人王某因还不上贷款,被王过渡及其同伙多次殴打一事,便是马勇心里的“细节”之一。据介绍,2011年7月,王过渡纠集被告人王超某等人,成立西安某蔬菜专业合作社,非法放贷牟利。时任滩王村村委会委员的王某,在此处借了一笔贷款,后因未及时归还,一次村委会会议中,王过渡将王某拉出会议室一顿暴打,当场打落其10颗牙齿。后王某因骨折在西安住院,王过渡团伙赶到医院催账,竟在病房内砸碎其腿上固定的石膏板,行为嚣张至极。
后期落实这起案件的证据时,王某母亲的证言至今让马勇感到心酸。“老人跟我说,儿子被打后,她满地找着拾儿子的牙,每拾一颗,心就像被捅了一刀。”
马勇说,这样的恶行在王过渡案件中比比皆是。其崇尚暴力解决问题,动不动就指挥团伙成员“上去打”。正因为如此,受害群众即使遭遇不公,也往往敢怒不敢言,甚至在王过渡被捕后,也不敢站出来指认,相关证人也因恐惧,出现了不少翻供情况。
团伙落网记
手段强势,为霸一方。要将这样的黑恶组织一网打尽,并非一件易事。王过渡团伙落网,背后凝结的便是众多办案民警的心血与汗水。
马勇介绍,其实早在2016年,临潼公安便接到过关于王过渡的举报线索,但线索十分模糊,没有具体的事情,也查不到受害人,最终只能中断调查。2018年初,又有人对其进行举报,这次他们对接到的线索进行了详细梳理与彻查,最终整理出此案的大致框架。后在顺着框架细查之后,先一举抓获了9名嫌疑人,然后再对这些嫌疑人逐一击破,落实证据,扩大线索,最终其余9人一一落网。该组织的种种罪行也在之后被一一披露——办案机关足足做了24本笔录,刻录了57张光盘。
值得一提的是,王过渡在看到自己的同伙被抓之后,曾试图通过找关系求办案民警“放他一马”,遭到拒绝后自行到公安机关投案,但态度十分嚣张,对自己所犯罪行一概不认,还直接在审讯室里威胁办案民警。他扬言民警敬酒不吃吃罚酒,自己出来要捅死他。还说自己知道谁举报的,出来后要将举报人及所有办案人员灭门。
背后的工作
在办理涉黑涉恶案件过程中被威胁的,并不只是办案民警。出庭对此案进行公诉的检察官王婧,也曾遭遇“死亡”威胁。不过这次威胁来自临潼区去年8月审结的另外一起涉黑案件——张宏伟案。王婧向记者描述当时的情形称,当天开完庭已是晚上8点多,自己走出法庭之后,被人尾随警告:“小心挨砖。”
而人身威胁只是这些办案人员在审结类似案件时面临的压力之一,办案民警查证案件、落实证据不易,检察人员在审查起诉阶段耗费的心血也是巨大的,不但要引导取证,还常需参与讯问,自行补充侦查,严把事实关、证据关、法律关,一刻也不能放松。案件进入庭审后,因涉案人员众多、所涉罪名众多,审判机关更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确保庭审效果。
王过渡案开庭时在一旁负责拍照的工作人员李莹向记者介绍了该案庭审时的情况。“当时开庭一共持续了3天,累计开庭40多个小时,我们的法官在整个庭审期间,因为不上厕所不喝一口水,其中一位法官流起了鼻血。”
另有一组数据,能更直观地说明法官们面对的压力:王过渡案仅判决书,便有足足14万字。而这14万字,法院仅用了4天便撰写校对完毕,打印成册。
法官谈感受
有苦有累,有遭遇威胁时的压力与无奈。但谈起案件告一段落后的感受,几乎所有的办案人员都提到,自己十分有成就感。
对办案法官李莹来说,成就感是临潼区明显下降的发案率。“往年同期,我们两个月间总共受理了70多起案件。今年我们只受理了48件,并且这48件里还有一部分是交通肇事类案件。这在以往是不被计入案件总数的。”
对临潼区政法委的工作人员来说,成就感是他们接到愈来愈多的涉黑涉恶类举报线索,目前已有800多条。
对于王过渡案主审法官张强来说,成就感是群众的认同与支持。他给记者讲了一件自己遇到的暖心事。“王过渡案开审,很多群众都知道。有一天庭审结束后已经到了半夜,我穿着法袍打车回家,出租车司机把我送到家后,不愿收我的车费,说我给大家扫黑除恶,现在偏远的地方他们也敢去了,这钱他不能收。”
(文中所有办案人员均为化名)(原标题:《临潼王过渡等18人涉黑案侦办始末:24本笔录57张光盘记录罪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