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传媒网

  • 0660-6909888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汕尾传媒网 首页 网站活动 查看内容

第二届“我爱家乡”汕尾市中学生作文比赛获奖作品(初中组一至三等奖) ... ...

2018-6-24 15:52| 发布者: swcmw| 查看: 10501| 评论: 0|来自: 汕尾日报

家乡景物记

陆丰市玉燕中学九年级14班 杨欣灵   指导老师  温水义
       我的家乡在汕尾市东南部一个偏远的小乡镇,名叫“八万”。我不见故乡,已三年余了。故乡的景象,竟还十分清晰地印在我的记忆上。那站在记忆尽头的榕树,井口里游弋的鱼,那山,那人,还有许多事,都是不能忘却的。
       松盖环清韵,榕根架绿荫
       村口的那棵榕树,已很有些年岁了。树皮有些干裂,布着大片的地衣,无奈地展现出深棕色。树一年四季常绿,季节在他身上很难看到痕迹,只是春天的叶子嫩嫩的,夏天它就深了。树的叶子有我的小半个手掌大,放在手心上,有淡淡的树的味道和小小的清凉,缓缓在我手心蔓延。夏天,枝干上卧了些整日鸣个不休的蝉。小孩们受不了蝉的聒噪,总邀几个同伴去捉。他们双手攀住树,双脚蹭蹭蹭地往上爬,像在墙上爬行的壁虎,瞅准了,手一捏,蝉便动不了了。蝉是靠翅膀发声的,翅膀被捏住了,只得徒劳地颤动。树在夏天,为家乡人撑起一季的清凉,我们在那里玩耍,老人们在那里纳凉谈笑,好快乐。
       无论四季,树一直是很热闹的,它一直在那里,没有离去也不会离去。
清清见卵石,小鱼囿中央
       故乡的井很浅,有的甚至不及一米深,井口圆形的多见。
       但是,老家附近,有一个井是半月状的。井水四季是清澈的,四周附着的一些水草,在水里摆动着长长的绿的身子。井边上有些苔藓,滑滑的,稍不慎就易跌倒。有一次,弟弟便不小心掉进了水里,眼看着水咕嘟咕嘟冒着水泡,砰的又破裂了。弟弟呛了一鼻子水,拍拍屁股,竟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原来井水并不深,刚好没过弟弟的腰间。
       冬天的水微微有些暖意,夏天却凉得一丝彻骨。井里偶尔几条小鱼四处游荡着,有时藏匿在水草里。傍晚,妇女们在井边洗衣服,还一边唠嗑,偶尔衣服里钻出来一条小鱼,吓得妇女呜哇哇乱叫,原来是打水时不经意把鱼儿带了起来……
       家乡的水是地下水,一个孔进一个孔出,手放在孔处有一股强大的吸力。水是很甜的,用井水泡的油茶,有别的地方所没有的味道。有时熬些芝麻糊,热乎乎的全家一人来上一碗,单是煮开了白喝,味道也很好。
乡景无限好,村人相与还
       云隐隐透出了一点霞光,阳光眷恋着大地。农民们还在地里辛勤劳作着,汗黏在了衣服上,围在脖上的毛巾有些发黑,裤管折起仍沾了不少泥巴,草帽破了些洞。年岁稍长的驱着牛拖着犁,在田上一遍又一遍地走啊走。一大块一大块整齐的田地上,已有整齐的水稻。
       稍晚一些,农民们回家了。路上一双双赤足,结着厚厚的茧,粘着泥巴有些风干了,路上随意拉些闲话。不远处的家里,已有炊烟袅袅升起。阳光把影子拉的好长好长,和山影重叠在一起,描摹出一种惬意、一份和谐。
       山上的油柑树已结了青青的灯笼状果子,样子很是喜人,只是还未熟透。我们回乡时常常上山去摘油柑,满树的油柑大而甜,沉甸甸的,山上有很多,可以装半大麻袋,不过那是以前的事了。到了那时菠萝也熟了,家乡的菠萝黄澄澄的个子很大,蘸了盐水,咬一口果肉常被喷得一脸黄黄香甜的汁水。这都是他乡所没有的。待到秋天,就满眼金黄翠绿。
       你最爱的,或许是城市的霓红灯。而我最爱的,是我的小山村。只是,三年来,所念之处皆是惆怅。
(初中组一等奖)
我爱家乡西坑

海丰县德成中英文学校九(6)班 戴伟婷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山水有一方风情。我的家乡在西坑,她是生产茶叶的地方,这源于它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因而造就了一方水土、一方习俗。
       我的家乡没有北京那么夺目,没有香港那么璀璨,没有桂林那么秀丽,可是我一直爱着它、守护着它。
       西坑,山清水秀,景色秀丽;太阳高照,空气清新;绿树葱茏,山花烂漫。好一派南国山水画卷,如同人间仙境、世外桃源,春赏五色丽湖的百花,夏观千尺崖的巨瀑飞流,秋揽金灿舞动的树海林涛,冬品怒放的霜雪傲梅,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远眺那圆润秀丽、高耸入云的五指嶂,连绵起伏,宛若温顺的绿巨龙,蜿蜒盘旋,逶迤婀娜多姿,正尽情地漫游在西坑的仙境山水,深情地吻着它周围天青色如画般的江山。又如美丽仁慈的母亲,敞开她宽广的胸怀,拥抱她的孩子,把整个村子揽入她的怀中。村子两排漂亮的小洋房,点缀着村庄的勃勃生气。 
       在五指嶂山脉旗岭下山的东部,有一块仙石,名曰双叠石,那里花草树木茂盛,蜂飞蝶舞,杂树丛生。听老一辈的人说,西坑的庇护神谭公见此处山清水秀,叠起双叠石,又名为双层石、仙叠石、仙踏石;双叠石共有两层,预兆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以此恩惠百姓。
       初夏的娇阳,透过稠密的树叶洒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金色光斑。树上好鸟相鸣,嘤嘤成韵,欢天喜地地在这绿色海洋中载歌载舞,好像在举行歌唱比赛,有的悠扬高唱、有的幽静深沉,有弹吉他的、也有拉二胡的,美丽的彩蝴蝶翩翩起舞,活像个小舞蹈家。这情景让人心旷神怡。
       漫步前行,溯流而上,这缀满宝石、银光闪烁的长白绸缎,是我们所热爱的西坑河。它深深地扎根在这片美丽而又富饶的土地上,溪水清澈见底,浮光跃金,可以清楚地看到鱼儿在水中游戏;翠竹点缀,竹影在水中摇曳。人们说,西坑水富含对人体有益的元素,我们本地的居民常常直接饮用。
       泉水激石,泠泠作响;潺潺溪水,与色彩斑斓的大石壁打情骂俏,身材高大的大石壁将溪水拥入怀中,顿时形成银龙瀑布,好是壮美,让人见识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景色!羞涩的溪水翻了个跟斗,挣脱了大石壁的怀抱,直奔而下,跳着欢快的舞步,与它的众多兄弟姐妹汇合,注入美丽的公平水库,服务汕尾人民。蓝天,白云,青山,秀水,真叫人以身相许,令人陶醉! 
       家乡的夜晚,群山静静睡去,清风轻轻地吹,吹过树林,吹过山岭,吹遍田野,吹进村子小巷。家乡的夜晚,没有喧嚣、没有吵闹,在静谧的星空下,只有虫儿在歌唱,只有平静的心在跳动。当你在外拼搏得精疲力竭时,家乡的碧潭为你洗去征尘,静净的家乡安抚你受伤的心。
       西坑四季,各有千秋,春夏秋冬,不同的色彩、不同的光景,给家乡带来不一样的美丽。春暖花开,百花齐放,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辛勤的西坑农民已经出现在田间,一阵阵泥土的气息随风飘来,让人心情愉快,播下希望种子的泥土清香!夏天来了,池塘里的荷花都开了,一派生机。朝阳未起,农民已经在田野中工作,看到亲手播下的种子茁壮成长,就好似看到自己可爱的孩子!秋高气爽时,田野里一派丰收的景象,金灿灿的稻谷,浸泡着的是汗水,凝聚着的是农民的真爱! 寒冬来临,落霜如雪,米粒般的霜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地上铺的是霜,厚厚的,软软的,屋顶落的是霜,白皑皑的,又松又软,傲娇的梅花深深地扎根在泥土中,一枝独秀,“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西坑人民民风淳朴,热情好客,每有客人串门或到访,贤良淑德美丽温顺的西坑女人会用天然清甜的西坑泉水,泡一壶回味无穷的西坑茶,并擂一钵清香美味的咸茶,礼待宾客。
       我爱西坑,我爱家乡的春夏秋冬,我爱家乡的所有一切!
(初中组二等奖)
乡情

海丰县公平中学九年级12班 王丽敏   指导老师  李银龙
       乡情,是公平的这山这水,那人文那美食,是我心底最柔软的一处。她像一本古朴的羊皮书卷,静静地在时光里驻足,任凭岁月的洗礼,却依旧散发着迷人的魅力,让人不禁感受到它的温暖。
       我的家乡座落于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东北部,叫做“公平”。它有着一千多年的悠久历史,素有“千年商贸古镇”之称。唐朝元和年间,我的家乡始成集市。南宋初年,日趋热闹,因交易公平,此地故以“公平”为名。如今的公平镇,掩映在青翠树木之中,栋栋高楼纵横林立,条条街道交错穿行,旧貌焕新颜。公平镇已经成为了广东省的服装强镇,公平人制作的服装已经远销海内外。细品而来,这里到处都收藏着我的童年记忆,别有一番滋味。
这山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看待事物,不同的视角会有不同的景色,不同的时期也造就了不同的回忆……
       家乡的山,有着一种朦胧与野趣的美。小时候,每一次上山都是一次味蕾与视觉的双重体验与收获。雨,在淅淅沥沥过后总会出现一道看不到尽头的彩虹桥。每在这时,爱哭鼻子的我总是吵着闹着非要去山上不可。父母总是架不过我,在我的“聪明机智”下妥协。到了山脚下,层层的水雾还未散去,山林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似幻似梦。在上山的途中,沿途的风景不容错过。一棵棵峻秀的参天大树向着鸟儿微笑地招手,被春雨滋润过的花木更加显得鲜丽欲滴,在轻风的吹拂中微微舞蹈;蜜蜂与蝴蝶也不禁流连花丛,翩跹起舞,时而停歇在晶莹的花瓣上,惊起栖息的昆虫一通乱飞。在大树旁,时常会发现几丛蘑菇,旁边的灌木丛上也有许多野果子。饿了就摘一些果子垫腹,有时兴致来了,架起火堆烤起蘑菇,再撒上几片树林中随处可见的香叶,一道纯天然的美味就如此诞生了!夕阳在欢笑中悄然而至,我们用力贪婪地吸了吸,草木独有的清香直窜入鼻子,十分舒服。我望了望水雾褪去的山峦,依依不舍踏上了归家的路途。
这水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西湖的极致美景,向来是古今文人墨客所追求的。但于我而言,家乡的水库湖畔涌动着一种浑厚美,那才是心中的最美。即使它没有大海那般洪波万丈,也没有西湖那般春意盎然,可它给予我的记忆却是那般深刻温暖,总是让我忍不住沉浸在这温馨的港湾,久久回味……
       公平水库是广东省的大型水库之一,是一座库容量达16330万立方米的电力型水库,它也承载了公平人许多美好的回忆。在水库的堤坝旁,游人络绎不绝。清澈的水浪轻抚沿岸,随之而来的鱼虾引来儿童清脆爽朗的笑语。若是等到水库开闸放水,涓涓细流会渐渐变得汹涌澎湃,水流奔腾而下,波涛滚滚宛如一声声惊雷,在我看来那壮观宏伟的景象不输壶口瀑布!周围璀璨的灯火把黑夜照亮,给这滚滚急流抹上了一股道不明的浑厚之美。这浩淼的流水,承载着公平人无数的美好心愿与梦想,奔向远方……
那美食
       谈起家乡的美食,不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布衣黔首,都会为之动容。
       公平咸茶很好喝,能解渴,带有独特的清香,做法又十分简单。好客的公平人,每每在客人到来之前就备好一大钵咸茶,大家围坐在一起边喝边畅谈。除了咸茶,公平的腊肠与牛肉脯也是很有名哦。细碎的肉末在腌制后灌入肠衣,用绳子绑成一小节一小节,再在肠衣上穿几个小孔,放在太阳底下待水分晒干,腊肠就制成了。公平腊肠肉质紧密,味道更是一绝。轻薄的肠衣紧密地包裹着肉沫,轻轻咬开,肉质紧密又不失柔滑,肥瘦适宜,淡淡的酒香充斥其间,老少皆宜。公平腊肠不论是单独煎制还是与其他蔬菜并食,都是脍炙人口,唇齿留香。若说比公平腊肠还要牛的非公平牛肉脯莫属了。一整块牛肉在精巧的刀工下被片成些许薄片,加上各种佐料腌制入味后放在太阳底下暴晒至干;再架起滚烫的油锅将毫无水分的肉干炸至熟透且微有焦意,牛肉脯就制成了。刚出锅的牛肉脯芳香四溢,咬起来嚼劲十足,一股鲜香味道充斥整个口腔。又香又辣,一片接着一片让人欲罢不能。除了这几种盛名远播的美食,公平镇还有叉烧肉、层糕粿、闸头糕、刺角棉、甜豆花……说是说不完的,有空了还是欢迎你来我们公平亲自尝一尝,那样才能真正感受到公平美食的魅力。
那人文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教育从古至今都是大事。
       公平教育事业蒸蒸日上,现在已经是广东省的教育强镇了。上学和放学的时候,路上的学生络绎不绝,就像赶集一样,只是大家都背着书包。每当你走近校园,那朗朗读书声总是在美丽的校园回荡,青春的气息在这朗朗读书声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中国民俗学之父”——钟敬文就是我们公平人,是我们公平读书人的骄傲。他致力于中国民间文学、民俗学的研究与创作工作,是我国民间文学大师。
       听,那锣鼓队吹奏的美妙音乐!看,那舞狮人精湛的技艺!这是在做什么呢?这就是公平独有的民间舞蹈艺术“麒麟狮象舞”。每次表演,周边的道路总是被围得水泄不通。公平也因展示祥瑞、团结和喜庆的“麒麟狮象舞”而扬名海陆丰。公平还有白字戏。白字戏以演文戏为主,每个演员上台前都会把脸画成“调色盘”。震天的锣鼓声响彻云霄,游人们都不禁会被吸引而去。
       乡情,一本读不完也写不尽的书。短短语句写不尽我对它的爱意,滔滔江水衬不出我对它的深情,缕缕阳光融不满我对它的思念。我爱家乡,爱赏她的山水,爱尝它的美食,爱品它的人文!
                    (初中组二等奖)
小镇情怀

陆丰市玉燕中学八(16)班 徐柯楠   指导老师  林剑峰
       大城有大城的繁华,小城有小城的故事。碣石,这座历经千年的城镇,总有讲不完的故事,总有抒不尽的情怀。
生活小格调
       周敦颐说过: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在碣石这个小镇,水陆草木之花尤其多。不管你走在狹窄的民巷中,还是坐在宽敞亭院,你总可以看见绿油油的一片。如果你懂花的话,你还会发现,家家户户的盆栽都不是什么稀奇名贵的花卉,只是一些普通的草本植物,如常见的兰花、菊花和藤萝花,正如家乡人民,普通却不平凡。当这些花开到最灿烂的时候,便是碣石小镇的个性——张扬而不嚣张。
       也许,你还会发现,碣石人的盆栽,大多放在室外。阳台是最常见的,一排过去,洋洋洒洒的绿,高高矮矮的青;春天,就荡漾在每户人家里。也有放窗台的,一盆、二盆、三盆,没再多了,窗里窗外一撮绿意,看着挺舒服的。这场景,像极了季羡林老先生写的文章——《自己的花是给别人看的》。里边有一段话:“每一家都是这样,在屋子里的时候,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走在街上的时候,自己又看别人的花。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我觉得这一种境界是颇耐人寻味的。”碣石,正是这样,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是碣石这座小城百姓家的格调。
       我似乎看到明朝时期,那个全国36卫之一的碣石卫的辉煌,看到他与著名的天津卫、沈阳卫等比肩齐名的风光。这格调,离不开历史文化的沉淀,也离不开碣石人千百年来勤劳奋进的精神品质。
夏夜小巷的浓淡
       夏夜中,树上的知了早已停止了歌唱,池中的金鱼静止了嬉戏的步伐,就连平时最调皮的狗,也耸拉着耳朵,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但在深长的民巷中,总有一盏不灭的灯光,一片不熄的欢声笑语,一杯不变色的浓茶。
       你一言,我一语,再配上一杯浓茶,愉快的时光,就从一杯又一杯的茶中静静流淌着,浓了淡了,淡了又浓了。
       如果说,在重庆,没有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问题。那么在碣石,就没有一杯浓茶解决不了的问题。即使你有多么棘手的问题,只要摆上一副茶几,放上几碟点心,泡上几小杯清茶,亲朋好友或商量,或琢磨,或撮合,或开导劝解,许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碣石,地处华南东部,豪爽与细腻共存;虽没有东北西北地区的粗矿,但豪放一点也不减,碣石人既温柔细腻又热情豪爽。
人物景交融
       如果你让我拍一张具有碣石特色的照片,我一定选择晚上取景:夏夜,微微的风拂过,燥热而不浮躁;月光轻撒下来,光影憧憧,阳台上的各色花草披着银光,随风轻晃,绿的更绿了,青的更青了,红的更透了。长长的巷子里,时有几个人坐在门口,悠闲而欢快地交流着,时不时还传来一串爽朗的笑声。
       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步调,惬意、悠闲、有人情味。爱你,碣石!你是我一生最深情的倾诉。
(初中组三等奖)
薄荷乡·薄荷香

华中师范大学海丰附属学校七(6)班 曾于岚   指导老师  吴才秀
       因了这座城,有了一方人;又因了这方人,守了这座城。
       心在城中,方知为何
       ——题记 
       我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地方——海丰赤垢镇沙港村。这里有着我独爱的薄荷与茶,香不浓,足以令人难忘;乡不大,却足以令人心安。
       爷爷以前参过军,退休了也俨然一身正气,但到底因年轻东征西战时落下的病根子,到了晚年,便也有些不尽人意。即便如此,爷爷的手可是乡里出名的巧,在老家沙港,那一盆盆清冽的苏薄荷便出自他手。
       这厢,爷爷将我叫到他面前。夜已深,云里雾里,朗月蒙上一层纱,月光幽幽洒下,清清冷冷,映着老人的脸,清晰明了。
“好孩子,咳咳——咳——你不小了——如果你不嫌弃,就陪我聊聊天吧,咳咳!”老人的声音像破旧的手风琴,断断续续,嘶哑不堪。我连忙给老人顺气,边嗔念道:“好啊,您我爷孙俩多久没聊天了,今天正好,一齐补了吧!”老人扯了扯嘴角,微笑着,目光无比慈祥。
       “你,还记得吧,小时候,你,常在那儿玩的!”爷爷闭了眼睛,嘴唇缓缓嚅动着,说得含糊不清,我却明白。
       少时,我住在老家,门口那一排傲然挺立的薄荷,是我幼时的天地。祖母常抱着我,捻下一片片薄荷,清香四溢,沁人心脾,却唯独不采摘中间的那盆。当时我还小,只觉得黧黑的盆上斑斑朱红触目惊心,两旁的盆身深深凹进,却也掩不了那芊芊身影,顾盼生姿。每当祖母的目光扫向它的时候,总是极快地避开,眼波微闪,泫然欲泣。我至今都无法得知薄荷盆边的朱红从何而来,更无法得知,祖母为何如此痛楚。
       思绪渐渐飘回,望着床上闭着双目的老人,我轻轻地开口:“爷爷,你知道那株薄荷吗?”老人震了一震,不可置否。我便知道,那株薄荷是他半生以来的心事。“罢了!”老人叹了口气,终于缓缓开口:“那年,我刚退伍,在老家,我与你祖母,当时在田里播种……”
       “老尾(爷爷在几兄弟中最小,故而有了别称),不好了不好了,村门口来了几个日本鬼子,带枪!杀了不少妇女儿童。”来人是村长,只见他上气不接下气,累得气喘吁吁,却拳头紧握着几片薄荷,捏的清香扑鼻,目光透着至极的痛恨。
       “嘭”!是铁器脱落的声音,扬起一方尘土,模糊了那几身铮铮铁骨,划过了一段峥嵘岁月,留下了一场薄荷戏.
       烈日当空,两队人马僵着对峙,一方持刀,一方持枪,实力之悬殊,一看便知。地面上横尸遍野,薄香夹杂着血腥气直卷鼻尖。似是嘲弄般,枪,连开几发,却不击人,只击尘土,扬起的细沙漫天而来,吸咐全身,热血方刚的汉子怎能受得了这奇耻大辱,只见村长大步跨出,大声喊道:“兄弟们,就是这群王八羔子,杀了我的妻儿,好好的一个薄荷人儿呀,回来时,竟,竟成了那副模样……”村长的手握得紧紧的,雄鹰般的眼神厉得能杀人,“兄弟们,干掉这群王八羔子,保卫我们的家乡!”一声吼,划破了天际。“嘭”!又是一声,这次,倒下的不是锈迹斑斑的铁器,是那一村之长。
       子弹,透穿了胸膛,那一瞬,却久似千万年,染红了薄荷盆的黧黑,像噬血的魔鬼般,恐惧久久无法消散,刚毅的面容,手里薄香依旧,我依稀能望见他那眼中的无悔与柔情。
       “然,然后呢?”我尽量平稳了声音。爷爷却好似无力了一般,但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似黑暗中的一缕曙光,杜鹃的最后一声泣啼。“冲啊!”每个人的眼中迸发出一团火焰,亮得叫人不敢直视。
       结局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意料之中。一群手持白花花大刀的村民们一改往日的憨厚,灵巧地躲过了每一次枪击,而大刀却无一例外的,每一次的攻击都命中目标。血肉在飞驰,滴滴朱红撒落,染了黧黑,透了薄香。
       “是啊!子弹也有绝的时候”。这是爷爷说的。
       爷爷最终未能将结局说出口,但我也能知道,胜利属于哪方。
       “那株薄荷是村长的妻子种的,村长的妻子也是抱着那株薄荷死的——”爷爷喃喃自语。
       末了,空气似乎凝结了一般,我轻轻关了房门,转身走向窗台。冷风灌进我的袖口,我不禁打了个寒噤,深深地吸了口气,鼻尖从血腥气中解放出来。我突然怀念起了那株薄荷,是为我的童年,也是悼念为乡而亡的英雄们——
       如今的家乡,户户都种着薄荷,走到哪儿,清香便飘到哪儿。唯有我老家的那株薄荷,有着血气方刚的冲劲,有着老一辈的热血,有着守护乡村的勇毅。我知道,这是独一无二的清冽味道,是那些英魂傲骨,永不凋零……
       故乡的薄荷,薄荷味的家乡。那一方故土,那一方人,成就了我心中的那方天地!
(初中组三等奖)
白字戏韵

海丰县德成学校九(1)班学生姓名 庄树青   指导老师 付婷
       挥水袖走笔满堂青春,啭清声按捺一段铿锵;何惧他金戈铁马,自有勇将雄兵来挡。
       可以说,白字戏是汕尾文化的一大精髓。独特的腔调吟咏千古,经久不衰。轻巧的身姿,悦耳的清音述说着汕尾小城的悠久故事。
       夜晚临近,绯红的晚霞逐渐褪去,月牙儿悬挂在天边。大红灯笼在朦胧的夜色中摇曳,耳畔鼓点声骤起,戏台上响亮的锣声开场。帷幕轻启,唱戏的角色踩着碎步上台,台下顿时掌声雷动,好一番热闹景象!
       看那正走上台的女子,青丝微绾,头戴嵌红宝石金冠,身着一袭金色花衣,蹬一双青缎粉底小朝靴。从这一身行头来看,她并非凡角。她举步进退如春风轻抚过柳梢,她启齿吟唱,时而如燕语呢喃,时而起伏婉转、顿挫抑扬。她拉长调子时又是余音袅袅。台下观众无不沉醉其间。
       鼓点逐渐急促,锣鸣一合,响声清脆。上来个身着青衣的女子和一持老旧斑驳花枪的老者。老者捋了捋长胡须,咿呀地唱起。女子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模样,一双清眸如水,一抹黛眉如烟。轻盈的步法,妙曼的身段,咿咿呀呀唱尽离合悲欢。她水袖一舞,又卷起一片烟霞,挥出长长惆怅。曲调似莺歌,把人听得如痴如醉,听得泪眼迷离。
       连夜的尽兴之后,终究曲终人散。但戏者赢得了掌声与喝彩,也赢得了生活的快乐。看戏的人,留下了内心的感动,也收获了精神的丰裕。
       夜色阑珊,当出海的船只归来,当最后一盏灯火熄灭,汕尾复又静谧,没有喧嚣和是非争论,静得只听见海潮漫过沙滩的声音,回味《霸王别姬》里那句经典的台词“要想人前显贵,必要人后受罪”。白字戏之所以能源远流长,正是因为汕尾人民有不怕苦累、坚持传承的韧性。一场场白字戏,述尽汕尾人民的勤朴与坚毅。一颗纯净执着的心,才是这个时代的最稀缺品。
为迷茫的世人拨开云雾,坚守背后的宁静与追求的真谛,这正是汕尾和汕尾白字戏打动我的地方。
       我,爱这座小城的清早,爱她和煦的暖阳;爱她的夜晚,爱她轻拂的晚风,满缀的繁星;还有她清幽的山野和每一朵拍打礁石的浪花;更爱她悠长婉转的白字戏以及戏里戏外蕴含的人文风情!
(初中组三等奖)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