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传媒网

  • 0660-6909888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汕尾传媒网 首页 网站活动 查看内容

第二届“我爱家乡”汕尾市中学生作文比赛获奖作品(高中组、初中组优秀奖) ... ... . ...

2018-6-24 15:27| 发布者: swcmw| 查看: 6609| 评论: 0|来自: 汕尾日报

高中组优秀奖

美丽的莲花山

陆丰市碣石中学高三(11)班 黄文创 指导老师 黄丹颖

       车站开通了直达海丰莲花山旅游的专线,在一个周末,我们一群人风风火火就上车了。

       一路上,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天边。

       到了莲花山度假村,下了车,一个诺大的莲花池,展现在我们面前。时下已是初秋,荷叶大都凋残了。但池中还顽强地挺立着几支荷花,别有风味儿。荷池中央有一座高耸的石膏像,是一个婀娥多姿的仙女。我猜,或许是荷仙姑吧,擎着一朵荷花,迎风而舞,飘飞的水袖,灵动迷人。荷池边栽种着一圈柳树,那丝丝的绿叶,长长的,柔柔的,在微风的轻拂下,像是在起舞,美丽极了。

       往前走,可以看到一个圆形的湖。湖水碧绿如洗,中间立有湖心亭,湖的那端,是壮观的假日酒店。欧式风格的酒店外墙,是明黄的墙漆,远远看上去,一派金碧辉煌。想想啊,假如入住这里,清晨推开门,拉开窗,青山绿水扑面而来,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感受感受自然的灵动,多好;若是乏了,泛一叶小舟,听袅袅琴音,学学板桥先生,“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多美!

       莲花山的海拔不很高,没有让人为之震憾,但翠屏掩映,颇有小家碧玉之柔和,温婉可人。往前走,看到一个温泉馆,和一排一排的清幽别墅。绿植爬满了墙面,绿蔓成浪,轻风一过,此起彼伏,满墙的绿波荡漾,诗意清然。途经一个小水坝,山顶的流水被截流下来,筑成了一个小湖面,湖面泛着碧绿的光,真真“湖光迷翡翠,草色醉蜻蜓。”

       我们的目的,要去爬山。也就是沿着山瀑往上走。进了门,好心的门卫告诉我们,雨过路滑,一定要注意安全,满满的善意。好景配好人,再好不过了。

       我记得以前来的时候,正逢丰水期,水流特别大,瀑布轰轰响,每一处落水点,都能自坠成深潭。很多人都在沿路的潭中游泳戏水,热闹非凡。而此时已到枯水季,水很小,很静,几乎没有声响。水底的石块都露了出来,风骨嶙峋,严肃沉静。山中的景观很是宜人。下过雨的缘故,空气一派清新,闻起来,弥漫着一股湿润的叶子香,带着清甜味儿。苍山的颜色,是刚刚浸染过的绿;苍翠的岭头上,几株清新的树,在此刻明净的天空下,连叶子都透着新生的青嫩。看着漫山的绿植,青翠欲滴,层层掩映,舒服极了。沿着石阶而上,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树木,或粗老壮观,或纤细妖娆,或挺拔俊逸,风姿各不相同。野花野草,也不落后,一旦挽住根土,拼命生长。遍野清新靓丽,万物生机盎然。小鸟清脆的在丛林歌唱,间或有蝴蝶在头上飞舞。待要伸手去抓,它却伸展着腰枝飞舞着升了高处,在嬉戏里逃走了。我们的同行,有的一股作气,直冲顶端。有的惊叹大叫,合影拍照。而更多的人,都是慢慢地走,慢慢地看。

       走着走着,就到了药王殿。那里,有一处歇息的平台,一个圆圆的小池子,种满了睡莲。小小的圆盘叶,顶着小小的莲花苞,怎一个迷你可爱!开的小花里,有紫色的,红色的,灵气满满。有诗云,“睡里心思浮水面,风生碧绿任缠绵。”好一句“睡里心思浮水面”!它们的小花朵,虽然小得很,大的也不过拳头,但开得很璀璨,姿色一点都不亚于大莲花。相传,睡莲是天庭仙子。有一首专门赞颂睡莲的诗:“本是天庭粉红仙,倾心一恋动尘寰。傲骨中通叹风雨,岂肯昏睡在人间。”这是多么傲气的风骨!

       再往上,就到了铁索桥。我觉得铁索桥真是一处好地方。底下的木板并不紧实,有些许宽漏,要是不小心,容易卡住。两边的护栏是宽泛的铁丝网,这种欲拦未拦、欲遮未遮的设计,真叫一个绝。走上桥去,摇摇晃晃,使人心惊胆颤,却也惊险刺激。望下桥面,底下景观尽在眼中。高险的半空,匆匆的急流,还有那嶙峋的怪石,无一不在提醒你,小心小心再小心。要不是桥面太晃,站在桥上也是别有一番风情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别人在桥下看你。你将别人入画,自己却早已入了别人的风景。

       不一会儿,便往仙人洞那里去。听名字,是仙人在那里住过还是有仙人的脚印?我们一边猜一边拾级而上。好不容易爬上了传说中的仙人洞,真是大开眼界。这是一处类似屋檐的平台,流水从檐顶倾泻而下,流成一片水帘,像一处水帘洞。走进去,里面乌漆麻黑的,要不是有手机照明,都不知道怎么走。只感觉里面闷热,有点窒息。路面是湿的,流水漫着,很难走,底下滑溜溜的。石壁洞顶都是水,不间断地滴下来,像雨点一样密。我们说,不知道有没有蝙蝠之类的?更有好事者说,会不会有鬼?还发出了恐怖的响声。大家互相搭把手,互相起哄,走着走着,前路一片光明,出洞了。真有意思呀!

       到仙人洞,已是无路,只好下山。下山途中,从容得多了,也急得多。尤其刚下过雨,路面特别湿滑,有些石阶还松动异常,得倍加小心。

       再回头看那山瀑,挂在青山中,犹如一抹白纱,特别娇俏。

高中组优秀奖

味道

陆丰市玉燕中学高二(1) 肖奕桐 指导老师 肖艳芳

       我的家乡碣石,首先让我想到的是味道。如果说,江南水乡,钟灵毓秀,多出清丽婉约的雅士。那么我的家乡,黄土洼地,海岸环绕,多有脍炙人口、沁入肺腑的味道。

       你若在我们小镇上张着嘴,东闻闻西嗅嗅,就会发现生活把我家乡的每一个片段都气味化了。小镇的天亮得很早 ,太阳早早地出来了。热气腾腾的豆花,一整块充盈在锅里,和上红糖,唇齿间都是甜滋滋的豆香。豆浆店前围着人,一个个豆芽包子的头顶上都冒着烟,裹着豆芽叉烧肉,夹了一小块鸡蛋,细腻的肉感和涌出的汁轻轻刺激着味蕾。这些小食,都是小镇人们勤恳平凡的实在,穿越岁月,历久弥香。

       晶饺、五果汤,这些是过了早上才慢吞吞摆出来的。垂涎已久的人先算好时间,踩好点就奔着去。水晶饺,顾名思义,饺皮是晶莹剔透的,饺子馅也和寻常饺子不一样,像个水晶里面装了小肉块、小虾仁等等,蘸着辣椒酱,分两口吃,香气四溢。五果汤是甜汤,由薏米、芡实、桂圆肉、莲子和绿豆煮成,加入白糖,清润可口。不过有的不用莲子,加柿饼,有的六味俱全,但小镇的人仍叫“五果汤”。这些小食,连着小镇人们的朴实与养生,依旧香味四溢,都沉入惬意之中。

       楼下的喇叭花爬上电线,电线连着路南和路北的人家,一条人行甬道的上空,就这样被喇叭花很是诗意的拉出了一条紫色丝绸带子。一辆摩托车哼着《世上只有妈妈好》的调子慢悠悠地开过,还未等声音走进,就有人在楼上伸出脑袋张望,喊他停下。摩托车两边各拴着两个大白桶,一打开,糯米糍粑的味道就争先恐后的溜出来了,像云朵,像花瓣,直钻进人的鼻里。闻到就昏昏欲睡,闻到就想要抱紧。这是为什么呢?哦,世上只有妈妈好,糯米糍粑的味道就是妈妈的味道。似乎从幼儿时就经常听到这个调子了,沉淀下来的是传递出来的共鸣,都是小镇人们对妈妈的感恩。空气中还混合着对面树下桑粿摊传来的浅甜,香菜碎碎的撒在桑粿上,芝麻白糖像彩笔轻点在上面的一小朵。

       到了放学下班的时候,天空就像被浅浅的甜橙色轻轻涂抹了一样香甜,风从她的袖口窜放,偷走橘子味。小食摊前围着人,师傅往那面黑而平的砧板上抹一层薄薄的油,紧接着快速地捏起一团面糊,打在砧板中央,面糊开始凝结的时候,他便拿着小刀将上层的面糊向四周铺散开来,这个动作看似简单,但其实是最考验手艺的。只见他用小刀推着面糊,顺时针地旋转开来,嫩白的面糊,中心开始跳起了芭蕾,而四周却像孔雀开屏一样,缓缓地舒展开来,色泽由浅白饰上了一层淡淡的茉莉黄。一股面香扑面而来,鼻子吸了又吸。卖煎粿的师傅把火腿肠葱花豆芽等等一股脑放进去,用小刷子抹上酱,左右翻折好,一个煎粿整整齐齐的透着馋人的味道。而卖麦鸽的师傅就把红糖随意一把撒在锡饼上,放上一根被穿上白色圆点的橙色油枝,甜甜的,酥酥的。

       酥甜的麦鸽自然是搭上好喝的才会更舒心啦。薯粉丸混着石花膏,甜而不腻,冷冻过后更加爽口清冽。不过冬天的时候是看不到薯粉丸的,那个时候摆出来的就是姜薯了,像一片片奶白色的雪花,乖张地躺在粗瓷碗里,含在嘴里,微甜,一口咬下去,微脆,彻底暖了身子。摆摊的师傅大多踏实勤劳,在充满寒冷的月份里,依旧抱着纯粹善良的笑,依旧没有丢掉那赤诚的品质。

       味道是生活的基础。家乡的人懂得生活,所以就更懂得利用萝卜的鲜甜。萝卜干、萝卜丸、萝卜糕都是最特色化的家乡民间小食。萝卜丸里混着花生,放到一口锅里,锅铲翻飞,油锅里的噼里啪啦也是一首碧海潮生曲。萝卜丸一个个像麦场上的豆子,满锅窜。而萝卜糕是配着粳米,把米磨成水粉浆,菜头切成细丝连原汁一起倒入米浆中,再加入切幼粒的芹菜,油热过的蒜花,调入盐、味精、胡椒粉,加适量水拌匀。用浅底铝盆抹油,倒入调制好的粉浆,大火蒸一个多小时即成,将菜头粿从铝盆中取出,待凉冻后切成小块,倒入锅里翻炒,像北国原野上白茫茫的雪被盖上了一片金黄。那一片金黄闪耀的都是小镇人们独有的美食智慧,溢出一股子让人醺然欲醉的生活的香。

       落日橙黄色的光一点点反射进眼睛里,忽远忽近的吆喝声听在耳里,遥远在岁月里。站在巷口等着孙子放学回家的老婆婆背有一点驼;一个老爷爷跟在自家骑着小脚踏车的孙女后面乐呵呵地和熟人打招呼。我抬起头看着隐约印在窗上的身影,一下子也满溢起了温柔。

       妈妈从窗口探出头来,她的头发好像一枚枚糖果圈儿,凑近她时闻到的味道有那么香甜。是糯米糍粑那种软润让人沉溺的温柔;是五果汤那种朴实让人酣爽的蜜甜;是煎粿那种热闹让人满足的香气;是萝卜糕那种风味让人开怀的清欢……

       我想了想,还是更喜欢把那些中华饮食文化继承下来的家乡,长街小道上满满沉淀下来的都是传统文化。手轻轻按了下门把,门开了,我抬起头看见了妈妈那流转着欢悦的脸庞。

高中组优秀奖

南海碣卫记

陆丰市玉燕中学高二(16)班 施凯超 指导老师 郭俊影


       零丁以东三湾,有湾名之碣石。湾坐南海之畔,怒涛汹涌,波澜起伏。湾之东乃一海镇,其名亦为碣石。

       碣石设卫于明,唐时即为石桥盐场。其境内奇石林立,此其所以为碣石也。奋几代之造就,成今日之繁荣。何谓之景秀,一山一海足以。

       湾之东分四滨,极北为观音岭。抱海势,吞天地,波浪汹涌。横不见其际涯,俯不见其深浅。狂风呼啸,礁石成群,布苔藓之青,击水浪成花,良港也。

       至于春雨东晨,阴云蔽际,南国之海,卷浪腾空。时狂风怒嚎,若千针入海不得数。星日隐于云间,山岳潜于雨雾。时小雨淅淅,渐已涟漪。无晨初之朝阳,无夕落之晚霞。鹂鸟藏于林间,爪螯隐于草丛。黄沙微润,露珠落叶。

       至于夏阳秋夕,天高气爽,骄阳当空。沙鸥翔于际下,锦鳞跃于海上。礁破千层卷浪,溅水珠折影。黄沙加甲于其身,贝影焕彩鳞于其上。夕阳已至,红日悬挂。聚霞光于长空,凝朱云连万里。波光粼粼,浪海共长天一色,雁阵翔聚晚空,孤叹长鸣。渔舟唱晚,声绝两滨之野,渔父归航,临港休停。

       碣海镇于国之南海之北,俯南极之深,视广海之阔。呜呼!水之势浩浩荡荡,洪波滔天翻涌,劲涛阵阵拍岸。夫海之景犹如此,则其山又何如?

       山隐于市井,名曰玄武,地占几亩,盛极几何。紫绿花缨,灌林丛深,劲松翠汀,郁郁青青。迎南海之仙气,佑地方之安宁,梵音之诵朗朗,钟鼎之鸣阵阵。绿茵平旷,芷碧挺仰。清风徐生,野芳幽香。怪鳞奇石,巧夺天地之鬼斧,地占险势,人竭历代之神工。仙气飘飘若东海瀛洲,求仙问道似临方丈蓬莱。蝶群成舞,佳木秀阴,蒙络摇曵,竹柏影密。春夏则野青花漫,风华和畅,芙紫汀绿,荫碧炎阳。春意盎然可见,夏暑起掠乘凉。秋冬则暑热未尽,凉秋难荫,风起长林,冷寂抚坪。秋云连天可望,东风吹彻蕴衣。

       山之极顶耸一塔,名曰福星,曾以三层之躯攀临八角梁柱,彩砌雕甍于其上。拱月矗星,

       上接皓月长空。极顶之瓦俯观湾畔之野,见览平川之烟景,威镇南海之滨!塔下一怪石,上撰“山不在高”,其意在此山也。夫玄武山无千丈之高,绝陡峭崖之险,却有仙山之景致,诵之佛音以观仙气袅袅。是故曰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呜呼,镇南而坐拥山海,连神州大地之极南而环抱南海之阔,山海连势,洪波与仙山互映,予之地灵。

       碣人素喜供奉神佛,以香祈之,求得合家安乐。是岁七月亦或八月既望,乃中元中秋之节,碣人祭天拜神,供之以瓜果佳肴,续灯火长明。镇亦闻名于吃食,步街而行遍地皆视之,琳琅满目。散以香味而引游人,众者皆出口涎,食之不亦悦乎。

      值元春佳节,闹市群聚,有技人舞狮。其狮具呈彩五色,怒目直视采青,动敏迅捷。有技人屐高跷,左右横跳,进二退一之势列阵可举。亦有技人手执蒲扇,扮为大头和尚,慵态随行。其间夹杂铜鸣锣鼓,乐声和之,使观者盈耳满目,击手称快。

      夫碣石之民皆善哉,礼多而好客,质朴而勤作,心灵而手巧,真有中原文明之遗风,窃以为,可视之为人杰矣。是故,此地乃游者客居之善境胜地,而离乡游子之所牵挂也。

高中组优秀奖

吾乡,乃吾心安处

陆丰市玉燕中学高二(16)班 蔡嘉欣 指导老师 郭俊影

       我的手指摩挲过这斑驳的老墙,掉落的瓦沙与湿润的青苔在我掌心掠过,这是家乡的模样,这是家乡的感觉,这模样,这感觉,颇让我心安。

       过去是如斯岁月,它在,在我目所望处一一它尽态极妍,在我心所感处一一它无可替代。它在,我便觉心安。 流水轻淌,描摹出它如诗如画的容颜,令我动容,也令我心安。

       先是黎明的第一声鸡鸣啼破夜的沉寂,羞涩的晨阳熹微从东边探出头来,投射下斑斓的晨光,打在远方眉目含黛的青山上,打在碧波荡漾的小溪上,打在静静思考的屋檐上,这便是故乡的破晓之景。接着,雾气肆意笼罩在这座镇上,万物朦朦胧胧,新草带露欲滴,娇花含苞待放,绿叶探头招摇,这里,宛如蒙上轻纱的人间仙境。再接着,旭日当空,白云便在天上悠悠扬扬的晃荡着,迎面有清风吹来,这时,炊烟也开始从烟囱里逃逸出来,施展婀娜身姿,小屋里传来质朴的笑语声,朱红色的木门被依次打开,暖阳从雕着花草鸟兽的木窗里斜打进屋,那一刻,故乡亮了,光芒盈盈的。

       这时,你且瞧瞧它,有坚固的大山做脊背,有澈澈如许的南海做眉目;你且瞧瞧它,繁花绿草如锦幛,碧水千波添灵韵;你且瞧瞧它,雕梁画柱的精致,曲折有致的灵巧。如此这般的它,如何不叫我动容呢?当夜轻至时,远处星河稀稀,一轮明月高挂,清冷光辉映照着它。四通八达的马路,流金铄玉的霓虹灯,往来熙攘的车辆,这便是夜晚的她,流光溢彩,古朴的街道也焕发出现代的生机,青翠的树木在绿灯的装缀下也跻身时尚行列,步履匆匆的着五颜六色衣装的人们,共同构成这迷人又有魄力的图画。如此这般的她,怎能不叫人动容呢?

       暖风裹挟这花香逶迤而过,带来些许刻意的温柔,点染出那份熟悉的感觉,也点染出那份安心。

       当缕缕炊烟悠悠扬扬的从覆着古瓦的老屋腾起时,便氤氲出一丝温润;当咿咿呀呀的潮剧在戏台上脚踏金莲时,便缭绕出一种熟悉;当白发苍苍的老者在榕须垂落的树下划动指尖时,便牵引出一丝亲切。这些,都是家乡的感觉。青石板地的湿冷,错杂小巷的静谧,桂花树飘来的香气,这些是它的感觉;瓮糜的诱人味道,石花膏的清凉解暑,甜果的香气馥郁,伴随着小贩长长而响亮的吆喝声,回荡在耳畔,撩起丝丝向往。这些,是她的感觉;正字戏剧的扣人心弦,逛花拳术的铿锵有力,三星垒塔的美丽景色。这些,是她的感觉。有儿时的熟悉,一步一跳地跃在这片土地上,笑声、歌声都响在她的怀里;有如今的陪伴,一遍遍的览阅它的风景,欢乐也好,忧伤也罢,都有它的知晓;也有未来的憧憬,一次次的思念未来的她会是如何,是期望,还是愿望,它都会在。它一直都在,伴随我一起长大。如此些许炽烈的感觉,因她而有,为她而在。如此些许真诚的心意不必坦露,就在那里,我知道,它也知道。

       这般清晰的心意,这般熟悉的感觉,这份内心那份安然,是属于她的。我尽目所望它的姣好面容,我尽心所感她的亲切之意。 吾乡——碣石,您乃吾心安处。

高中组优秀奖

你的模样,我的心上

陆丰碣石中学高三(1班) 李尔婷 指导老师 陈大焕


       最狠厉的寒风能毫不留情地卷走一整个春夏的绿意,但它无法将我从这里驱离,我如此确信,此生我必将不会活成一片孤零飘荡的秋萍,谁让我的根深扎在碣石这家乡的土地上。

       ——题记

       教我从何说起?她就像我的第二个母亲……

       我没办法用“雄宏壮美”抑或“幽寂静僻”来形容她,事实上,这些词在我看来甚至与她是格格不入的。她没有群耸遮天的建筑,也没有随处可见的规整划一的斑马线;她没有暗藏“云深不知处”的神秘幽境,也没有深孕“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的名楼古阁;她没有日夜不歇、午夜似光天的繁华霓虹,也没有自拥那种完全独立于尘红烟火之外的傲冷;她甚至也没有怀纳那怕一座的直入苍穹的巍峨青山,那怕一条的晶珠激迸的磅礴飞瀑……偏卧在泱泱大中国地图板块上东南一隅,她就只是那样毫不遮掩、真诚而直白地向世人坦露着她的渺小和落后。

       可我从来也不愿说她有多么的枯荒和落伍,我想,眼里不曾为她凝聚过泪水的人不会有那一眼凝望她时的震撼。

       你见过天欲破晓时的她吗?当天色渡过夜的暗,还是一片微亮的冷蓝。站在露天的楼台上往下瞧,入目是清冷的街巷和大片紧靠相挨的平实旧房,满载古朴的砖瓦搭的顶、幽静舒雅的院和那早已爬满了苔迹原先白净净的墙。寥寥几声犬吠、几声鸟叫衬得哪一处都是静悄悄。连行人也是极少,只偶尔会有那么一两个推着卖食小车的商贩伴着“咕噜咕噜”的轮子声从巷的这头走到巷的那头……一切都带着寂静而又充满诗意的味道,却分明像是积攒着一股子劲,只待那一道暖橙的光跃出地平线,冲破一夜的寒凉,带给人以无限的生机与希望。

       你见过烟雨朦胧时的她吗?最是撩人而多情。雨雾缠绵相绕,混含着丝丝凉意,拥裹住昔日闹意,难得将她衬出一分仙缈、三分羞俏、七分柔婉。那雨从轻落到重滴,从豆大到针细,一经悄袭便不肯再轻易离去,惹得户户门窗皆是紧闭,只待你用心探寻,才可窃得几声福佬乡语,窥得几方室内温情。恰如那意象派画家纸上那几笔少见而传神的写意。

       你见过日落昏黄时的她吗?隐坐在市井深处的小庙渐消了一日萦绕未断的烟香,光亮的青瓦上折射着余晖的霞光。街上行人的步伐中带上归家的匆忙,撒欢闹腾的小孩也都散团回家守看那五点档的卡通。路过谁家往里瞧,无论看见的是何景象,总能勾起你心底那一抹似曾相识的熟悉,那只是寻常人家最为平凡而普遍的日常生活一瞥,却像极了我们经历的过往和正过活着的当下,就这么知足与平凡。

       你又见过冬日暖阳下的她吗?整个小镇披笼着一层薄软的金纱,在流淌的时光下恍若定格成一副动人的画像,带出一派的缱绻悠漫,让人衍生沉陷于她怀抱的向往,让任何一个羁旅流浪的过客也不禁为她生发出就此驻留、扎根安家的渴望。

       是的,我要告诉你,我见过,我见过每一个模样的她!因为,我就在她的怀里成长。

       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想,也许我还不能体会这种浓重的情怀,我的羽翼还未壮硕到足以飞离这里去探寻外面更为广阔的天地,未经别离无触乡愁,可我也庆幸,自己终不必在离乡的愁绪和追忆中才恍觉家乡的美好。她的美好,我从来都知道。某一天,我若远去,也许我将有幸一睹黄沙漫卷、璞真天然的边塞风景,有幸一觅清幽明净、恬淡安谧的秋暝故居,有幸一览闻名遐迩、雄宏壮丽的故宫圆明,有幸一遇闲适静宜、美妙颇趣的浣溪沙行……但我此生最是难忘的,必定还是家乡的这片土地。

       至我这一代,已错过她从前还是蛮荒之地或是饱受倭寇侵扰时的酸楚,也已错过她跟随敢为天下先的彭湃革命、遍洒红色火种时的担当,但我觉得我仍是已见证了许多。我看着新世纪的浪潮滚涌奔腾着向她袭来,“创文”“创卫”的新风吹送进千家万户的大门,我看着她挺起不甘落后的身影,我知道她正在悄然改变。侵街占道的房屋被铲平,违规行驶的车辆被监管,随地摆摊的商贩被规限,连“垃圾收纳地”的外衣也已被她逐渐褪去……我预感到这片热情乡土正孕蓄着精力,欲待奋起!

       时代的变迁会褪去她的容颜,欲在日新月异的社会思潮中久立,她便急需注入“创文”“创卫”的新活力,这是一位母亲为她孩子留出一片未来而作出的不懈努力,我又如何能不为她动心?

       这一处乡土固筑我的筋骨,这一片乡海滋养我的血肉。哪怕我生命的航船遍驰世界各地,唯有一点我时刻铭记,我依然在她的旅途上,我的根就深扎在她的红色土壤里。

       啊,碣石,我的母亲,我的家乡!您永远都在我的航程上,在我的视线里!您的每一个模样,都深深地烙在我的心上!

初中组优秀奖

我爱家乡

华师附中汕尾学校九(1)班 陈烨


       有人说:“一个人的家乡不一定只是一个特定的地方,当一个地方让你心有所安时,这就是你的故乡了。”

       晨起到海边散步,偶尔会听见一两个渔民在哼歌:“你知乜鱼着火烧,你知乜鱼上战场,你知乜鱼好打索,你知乜鱼好哈腰。”雄浑的声音夹杂着婉转的渔家小调,一声声融进风里,那么干净,那么自然。这渔歌,是海陆丰人心中最有特色的曲调。而家乡的海,蓝的透明,蓝的耀眼,是世世代代家乡人的眷恋。

       走累了,到亲戚家喝碗咸茶。

      一把均匀的茶叶撒进擂钵细细地研磨,再加一壶开水,就有了这满屋茶香。把茶装在老旧的白瓷碗里,看茶枝沉沉浮浮,有时会想到人生,只有经过沸水的锤炼,才能成就这碗入口醇厚的老茶。

       给茶洒上炒米花生,就变成了一碗简简单单的汕尾咸茶。疲惫时一碗热乎乎的茶喝下肚,打个热嗝,再与亲戚拉几句家常,这是一天中最舒服的时刻了,也是生活中最和谐欢心的事了。

      汕尾的福佬话咬字有点重,没有读书人文绉绉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豪迈的气派,有时听见有人用厚重的家乡话互相应和着,竟觉得陌生人也多了几分亲切。家乡的语言,相互交融着,不仅凸显了深厚的文化底蕴,也体现了家乡独特的语言魅力,一口乡音,有着让人心安的魔力。

      汕尾的夜是繁华美丽的,观澜广场灯光闪烁,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骄傲地抬起了头。

       老人小孩大都坐在长椅上纳凉,也有一群大婶儿,找出空旷的地方,热火朝天地跳起了广场舞。年轻男女,尤其喜欢骑着摩托车,去喝一碗街口的海鲜粥,一路走走逛逛。淳朴善良的家乡人总是一派乐和轻松的样子。

       爸爸也常常感叹:“改革开放以来,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家家户户都能吃饱喝足,人的精神生活也越来越丰富了。”

       是啊,这不仅和国家经济的发展有关,也和政府机关的努力分不开。汕尾市的领导和市民们一起勤勤恳恳,努力工作。近年,新书记、市长上任后,扶苗种树,修路整治,马路阔了,卫生环境好多了,才把“善美之城”变成今天这繁华美丽的样子。

       家乡是种情怀,对家乡的爱,埋在血液里,埋在骨子里。这片土地,值得我用尽所有去珍惜,去守护!

初中组优秀奖

记忆中的那抹菊花

陆丰市东海中学八(15)班 陈思颖 指导老师 陈腾伟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题记

       记忆中的家乡那抹淡淡的菊花,缕缕幽香,飘逸在我心里已经好久好久了。

遥望处·菊香

       我记忆中的家乡,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没有幽深诗意的古巷,有的是一片平房,以及与奶奶一样淳朴热情的乡下人。每次回乡下,总有邻家大婶、大妈们端来热腾腾的糕点、甜品,香味扑鼻,在我心中弥漫散开……

       乡下的田野,种着成片成片的菊花。花黄时节,清香飘散,沁人心脾,小孩骑牛,穿行其中,韵味悠扬。黄昏下的村庄安详、静谧,如一抹菊花。

       我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我经常站在村东头的高坡上,遥望一片菊海,看屋顶袅袅炊烟,婀娜起舞,听近处淙淙溪水,清脆歌唱。这时候的花黄时节,奶奶会为我做菊花糕、煮菊花茶,把疼爱的情意融入茶水,沸腾、升华。这段童年的记忆,虽后来长住县城的我,也难抹去,如菊香飘洒在我的心灵深处。

凝眸处·菊韵

       奶奶讲的许多乡下故事,不断地陪我长大,等我开始学会背诗歌的时候,我已经来到县城读小学了。

       由于长年住在乡下,皮肤黝黑,穿着老土,说话带有乡下的口音,招来班里一些调皮同学的讥笑。有一次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嘲笑声,几个穿戴时尚的同学指着我土里土气的书包说:“你看,那个乡下妹的书包太难看了。”虽然班主任批评这些顽皮男孩,但班上的大多同学还是叫我“乡下妹”, 一直叫到小学毕业。因为这样,我情绪低落,学习成绩也常常“名列后茅”,我很难受,苦恼就像一张歪歪斜斜的蜘蛛,网缠着心绪。

       在这个时候,我怀念起乡下来了,怀念奶奶的笑意,怀念她做的菊花糕的香味。在又一个菊花飘香的季节,我回到了熟悉的乡下,登上熟悉的山坡,抚摸菊花的包蕾。在菊花糕飘香的土灶前,感受奶奶的温情与劝慰。

       奶奶对我说:“小妞儿,别管那些小同学的取笑,做人最要紧的是要有用,像菊花,可煮茶解渴、做糕点,还可以解暑做药用,它虽然长得不怎么样好看。”

       我顿悟了奶奶的这一番朴实而深刻的道理,以后再也不理会那些伤人的话语了。从此以后,我努力读书,想证明自己比他们更有用。像奶奶所说的那样,做人要像菊花一样坚韧,有自己的韵味,有自己的个性。

盈泪处·菊伤

       岁月荏苒。我不久上了初中,由于功课太多,我有好几年没回乡下看菊了,每逢读到写菊的诗,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曾经读到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时,我便越发思念起奶奶,想念乡下那抹飘香的菊花。

       去年国庆双休日,我们一家人回乡下,爸爸说,奶奶病了,得回老家看看奶奶。路过山坡上的菊花园,感觉今年的菊花多数已失去往日的鲜嫩,显得枯黄、憔悴。一进院,一股菊花糕的香味又飘出来,我立刻进门,看见奶奶往日的笑容已经被病魔折磨没了。奶奶用颤抖的手拿出菊花糕给我。奶奶忍着病痛,还做菊花糕给我吃,那一刻,我落泪了。菊香渗入我的鼻孔,在我心里滚滚沸腾。试想,一个生病的老人,颤巍巍地赶在鸡鸣前顶着瑟瑟秋风,为她心爱的孙女做菊花糕,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啊!

       临走前,她用枯瘦的手拉住我,哽咽着:“小妞儿,要好好读书,将来要有出息啊!”

潸泪处·菊坟

       一年过去了。又到了秋天,我回到乡下,手捧一束菊花,庭院里的扫把孤独地在角落里躺着,往日伴随着它的菊香到哪儿去了,那位为孙女准备一整天菊花糕的老人哪儿去了。想到这些,我不禁潸然泪下。秋风吹来,抬头看见,枯叶停止挣扎,黯然落下,我驻留了一会儿,决定到山坡上去看看奶奶的坟。

       我登上山坡,抬眼望过去,不知是墓屹立在菊海中,还是菊花包围着墓,它们融为一体了。凉风吹袭,我打了个冷战。瞥见远处的画面,它震撼了我的心灵:一簇簇菊花轻轻舒展,依然迎风挺立,一波波菊香淡淡地吹来,似乎在展现它独特的坚强。

       我凝视这片菊田,想起了奶奶教我要学会坚韧的话,想起奶奶的菊花糕。我觉得奶奶似乎就在我身边,奶奶就像是那一抹菊花,融入了这菊海!

       记忆中的那抹菊花,将永远地开在我心里。

初中组优秀奖

关于家乡的对话

陆河县实验中学九(5)班  叶子惟


       有个声音问:“你的家乡有什么?”

       我毫不犹豫:“梅。”

       陆河是青梅之乡。冬天,尤其是最冷的时候,梅花的雪白如画卷般展开,盖住整座山。香气从梅花中迸发出来——你简直不敢相信柔弱娇嫩的梅花可以藏住这么多香气——颇有重量地紧贴着地面,使人先是踩着草、泥土、花瓣和醇香的气息行走,慢慢地被这气息托起,像鱼儿似的在看似平静实则涌动的花海中游动。眼前只是白,白得令人震撼。蜜蜂沉默地忙碌,教含蓄的梅花兴奋了、热闹了。梅园暗香浮动,花影扶疏……

       “还有呢?”

       有白水寨飞溅的瀑布,有红椎林的 “活化石”桫椤,还有陆河人引以为傲的中央领导人谢非的故居,还有九厅十八井……

       “再想想。”

       我努力地回忆每一个细节,很久之后才开口:

       它被群山环绕,可以说有很多山,也可以说它属于群山。每座山都是静止的波浪,风一吹,深深浅浅的绿就开始澎湃。清晨的时候那些山都披上一层淡蓝色的薄纱,线条的轮廓显得柔和又妩媚。事实上,清晨的一切都有一层薄纱,包括静止如碧玉的螺河,包括羞涩地立在路旁的树木,包括店门口升起来的白雾——那是一顿美味的早餐的前奏。被寒风冻得坚硬的声音也是淡蓝色,夹杂着寒冷闯进你的耳朵,彻底唤醒沉睡的大脑。在一片淡蓝色中,少年骑着自行车滑过路面,与骄傲的飞鸟同行。

       螺河是我们的母亲河,两岸尽是迎风飞扬的柳树。傍晚时它成了披在县城上的丝巾,倒映着涂满了紫、红、黄的气势磅礴的天空。鱼儿不断激起层层涟漪,同时激起了路人心中的涟漪,最终招来了耐心等候的垂钓者。此时的县城正如天空一般繁华,每个人都在寻着回家的路,小巷渗出蔬菜的清香、肉片的有些厚度的香和汤水浓郁的香。我敢说这是一天中最色香味俱全的时刻。

       等到黑夜涌来,彩灯一齐爆发出七彩的光芒——它们沉寂了一天就是为了在此刻高傲。螺河猛地被装点得缤纷绚丽,让人误以为所有颜色都来螺河赶集。但我不知道它是想在集市中享受夜的璀璨呢,还是想安安静静独自在黑夜中思考。小巷里、院子里,隐匿的神话传说跑出来和孩子们打交道,树木则在最诡异的情节处拼命地抖动枝叶,然后洋洋得意地看着孩子又好奇又惊恐的神情。

      那声音插进来:“有个地方并不热闹。”

      是的,螺河往南的一段河岸没有其他地方拥有的绚丽的路灯,默默地缩在黑夜的一角。不过我劝你别打扰它。它沉寂一年,只为了在除夕临近时空前地令人欢喜。

      它会变成花市。自打我记事以来,它就是陆河人的花市了。桔树、富贵子、蝴蝶兰,这些广东人过年定要买回家以寄托美好心愿的植物将这段路填补成颜色的交响曲,填补成“点”的海洋,填补成印象派油画。只消在这其中流连,生活仿佛像这幅油画一样美好。将近除夕,它就是色彩、人群和祝福的集市。

     “我懂了。”

      我点点头,望向窗外。即便是深夜,都市依然繁忙,川流不息。一群回家的人与一群上班的人擦肩而过,共同造就“不夜城”。

       我缓缓地开口:“我的家乡这时已经安怡地进入梦乡了!”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