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传媒网

  • 0660-6909888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广告1
猜你喜欢
查看: 2276|回复: 1

[海丰] 老屋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5

积分

积分
5
发表于 2018-12-5 21:09: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屋

1 [/ Z+ y' M: i; L9 M* d( M' D6 \      掐指一算。王老头从村庄的老屋搬来县城已 10余年了。9 E. n# F( M) N' c
      村庄的村人越来越少,村庄的老屋越来越多。外出的村人赚到钱的往往回村修整修整老屋,赚到大钱的还把老屋拆了重建。修整也好,重建也罢,外出的村人住是不会再搬进去住的,只是在逢年过节回村庄祭拜祖宗时才会打开老屋的老门,用村庄的老井的井水煮一壶老茶,在老屋小坐片刻,然后便又匆匆赶回了喧嚣的都市。
0 _/ B+ h% T  [! C% q" D      每一次回村庄,王老头都觉得老屋比前一次的相见更显苍老破旧。其实他早就想修一修这老屋了——不仅仅是因为他每次回村都有村人对他说:“叔,你家老屋快倒塌了,整一整吧”,他之所以下不了决心是因为他知道儿子在县城买新房的贷款还没还清。/ S2 E6 a( R1 V
      这一次,王老头终于咬了咬嘴里仅剩的几颗老黄牙,他决定要修整老屋了,虽然儿子的房贷没还清,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住了四代人的老屋倒在他的眼前,他已经清楚地看到老屋靠里墙的两根横梁颤颤巍巍地悬挂在屋墙上犹如他苍老无力的双手,地上撒了一地瓦砾犹如他破碎的心。
# m& Z6 E. a: H' M/ s! `( h/ y      “我想整整咱家的老屋,它就要倒塌了。”王老头虽然下定了决心,但面对儿媳,他还是显得底气不足。" Q+ t, y; Q( v' n
      “整老屋?哪来的钱?咱家的房贷还没还清呢!”王老头早料到儿媳妇有此一说,他没接儿媳妇的话,看了看儿子。5 H. T' e' r6 \; ?
      儿子看了看儿媳妇,说“爸,我理解您的想法,我知道老屋是曾爷爷留给咱的念想,要是有钱,不用您说我也要整整它,可咱家哪来的钱呢?”' X  A$ W& z3 K6 z/ H
      “这儿有5000块,”王老头从怀里揣出一大贴钞票。他看到儿媳妇眼里掠过一丝欣喜,随之又掠过一丝不悦。儿子也异常惊讶:“爸,您哪来的那么多钱?”
, F6 Q: [2 M! O! Y; ~7 ~. o      “这是你妈出车祸时,肇事者多给了我五千,并要我别让你们知道。”听了父亲的话,儿子很是尴尬,沉吟片刻后正欲开口,儿媳妇先发话了:“爸,老屋整了有什么用呢?还不是没人住,锁着空着——您知道锁着的空屋是很快沤坏的。”儿子的话被卡在喉咙里出不来。3 t% y: Z0 X0 L9 F; l
      “我就知道你们会反对,可我真不想让它在我手里倒塌!”王老头有些激动。6 `8 Q, c/ H( Q2 T- s' K
      之后是一阵长时的沉默……  S0 G, f7 \8 [
      还是儿媳妇打破沉默:“爸,要整老屋光这五千块也还不够啊,让我们考虑考虑吧。”
) ~+ J. m/ i. G$ N, r0 q7 `  O      第二日中午,天气闷热得很。王老头坐在小区的榕树下呼噜呼噜地抽着他那竿发黑的水烟筒,他的思绪随着吐出的烟雾飘得很远远…… “爸,您在这乘凉呢。”他听到儿子在叫他,还接到了儿子递在他手里的一包闻起来很香的烟丝,他心里感到了不妙。
1 J; j/ Z. G" N1 K% M9 {  d      果然,他听到儿子说:“爸,咱家的老屋先搁着吧,咱家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这是您知道的,别说还房贷,您孙子明年就要读大学了,您知道现在读大学得花多少钱啊……”- Z6 G. n2 d4 L9 S0 r) S3 t
      唉——王老头轻轻地叹了口气,轻轻地抹了抹眼角,轻轻地把那包烟丝放在地上,轻轻地走了。
8 {- T, R$ l- z2 S) g      王老头踩着他那辆跟他同样老迈的单车颠簸在回村路上的烈日里里,毒日、热浪、汗水裹住了他,他觉得他这一辈子也不曾遇上今日这般的炎热天气。
7 K( M  k9 c/ b* C! j5 q% g+ q      回到老屋,王老头即刻用他家的老木桶从老井里打了一桶井水,咕咚咕咚喝了一气,一桶水他喝了一半,漏了一半,放下漏水的木桶,他用他的老手抹了抹他的老嘴,随即打了个饱水嗝,这水嗝激起了他全身的鸡皮疙瘩,他觉得老井的水还是那样清凉,一直凉透了他的心与肺。1 b1 l. r$ `7 O3 }5 q( [* H7 E
      坐在老屋的老木椅上,看着即将倒塌的老屋的老墙老瓦老门老窗,他不觉老泪纵横,泪眼朦胧中,他看见了年轻时的父亲在石砌八卦天井里为儿时的自己做鸟笼,看见了年轻时的母亲在微弱的油灯下为年幼的自己补衣服,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在石砌八卦天井里为儿时的儿子做弹弓,看见了年轻时的妻子在昏黄的电灯下为儿时的儿子缝书包,看见了……恍惚中他还看见了老屋的上空闪过一条火蛇,听见了老屋的附近响起了一声巨雷,感觉到了整个大地都为之摇晃,感觉到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砸到了他的脑袋,感觉到了脸上有很多黏黏糊糊的东西,感觉到了他好累好倦怠……他知道就要睡着了,可他不甘心就这样睡着了啊……  L: d! X, s4 c& N  C
      王老头已经听不见外面的瓢泼大雨了。' }* _4 i/ ?) p- P9 ^' f
      这大雨一直下到第二日天亮。
  s- q9 T! T# ^0 W) Z. k      第二日,儿子回到村庄找父亲。儿子看到老屋倒了三面墙,在那面没倒塌的墙的墙根下,父亲静静地躺在瓦砾堆里,一根横木安详地睡在父亲的身上,父亲的右手食指血迹斑斑,它直挺挺地指着那面没倒塌的墙,灰黑的墙壁上歪扭着两个暗红的大字——老屋!
6 O, O( E- I6 _, t2010-12-29
$ A+ k3 e3 T! Q) F; _(读过此文的你觉得王老头的老屋到底该不该修整呢?——说说你的意见吧。)
5 p  F. J6 W! ?& ]" y
: P/ n! Y: {* Q# L0 M$ ~3 v9 u$ }! }* M9 m+ ?
广告2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汕尾传媒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